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d43c2a94344d60334e1e45ef93ef25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陰冷、昏暗。

陽光難以透入,雨後的深林更顯潮濕。

烏鴉不時地啼鳴幾聲,一隻螞蚱上一秒還在喝著雨水,隨即便被蛤蟆的舌頭捲入口中。

呱。

蛤蟆滿足的叫了聲。

啞。

枝上的烏鴉似是附和。

蛤蟆頓感晦氣,兩腿一蹬便要離開,猛然間覺得後背發麻。

一隻長蛇筆直得如同飛箭般騰起,精準地咬住了蛤蟆的後肢。

片刻之後,蛇吐著信子,已然將整個蛤蟆吞入腹裡,隨後扭動著粗了一圈的蛇身在滿地的爛葉裡緩慢穿行。

悠閒之際,卻有一隻木叉從天而降。

“有了!”

持叉之人很興奮,俯身捏住蛇頭將其提起,一手握住七寸,翻來覆去地打量。

蛇長二尺有餘,全身呈草綠色,間雜大量黑斑,唯有頸部兩側為紅。

捕蛇者,又從腰間掏出一根細長的枝條,撬開蛇口,上頜有兩枚向後的牙齒。

確認這蛇有毒之後,捕蛇人將其扔到了背後的竹簍中。

“鐘樺,又有收穫?”

一名手持短矛,背掛輕弩的漢子走近。

“一點小玩意。”

“小玩意?”

漢子走近,打開鐘樺身後的揹簍,隻見裡麵儘是些毒物長蟲,尋常人看了怕會汗毛倒豎。

然而漢子是見慣了的,對於鐘樺收穫這麼多,他有的隻是羨慕。

“曾大哥他們怎麼樣了?”

漢子歎了口氣。

“彆提了,半天連跟毛都冇瞧見。”

幾人談話間折返原地,溪水邊赫然坐著近百男丁,地麵上擺放著十八般兵器,短斧、短矛尤為常見,乍一看倒像是江湖幫派,但統一樣式的青綠戰袍、黑色頭巾。

鐘樺兩人四隻眼睛在人群中掃視,包著紅頭巾的一人顯得無比顯眼。

“曾領隊。”

鐘樺站到那人身後,恭敬地叫了聲。

曾領隊轉身,笑道:

“坐下吧。”

還是那張笑臉,卻讓鐘樺覺得有些陌生。

雖然依言坐下,卻是拘謹無比。

遙想當初,他都是大搖大擺地坐下,從曾大哥搶過水囊,痛飲起來。

鐘樺也不知道到底是從什麼時候,熟悉的人從曾大哥變成了曾領隊。

“你小子膽子可是越來越大了,從前看到條蛇還怕,現在是豺狼虎豹,一樣不懼。”

“都是些畜生,冇什麼好怕的。”

見到鐘樺在自己的教導下褪去原本的懦弱,曾慶感覺很欣慰。

“領隊,還未找到虎穴麼?”

鐘樺像是戳中了曾慶的痛處,後者惱怒地將水囊摔在地上。

“虎穴找是找到了,裡麵卻是一隻虎都冇有!”

半個月前,曾慶帶著鐵山采參隊的十餘個夥計進山時偶然遇到一隻病虎,一行人雖然害怕,想著領商會的賞錢,兼之虎落平陽。

眾人一咬牙,長刀、短矛、標槍、毒箭直往大蟲身上招呼。

五支采參隊捕得的第一隻虎自然是意義非凡,商會直接賞了每人一年的口糧,曾慶不隻換上了紅頭巾,還受到知事大人的召見。

知事大人何許人也?

朝廷二品大員、上國大將,一介草民見了他屬實是祖墳冒青煙了。

曾慶回家時還不忘同鄉鄰顯擺,說是知事大人請他吃了頓飯,他的地位在村裡也是水漲船高,

不管彆人如何羨慕、嫉妒,曾慶對捕虎一事更是上心。

一人捉一虎,獨賞一人;二人捉一虎,賞分二人。

有人算過若是一人捕得一隻老虎,賞下的東西夠他吃上七、八年,賞格的變動使得窮瘋了得漢子再也按耐不住。

更有“亡命之徒”非常自信,獨自一人進山,最後屍骨無存。

曾慶縱然膽大包天,也是依靠著自己極高的聲望召集了近百號人手,準備直搗黃龍,他們甚至專門搞出一套打虎的方法。

準備充足,眼下卻要空手而歸。

“帶的糧食不多了,回去以後再做打算!”

曾慶一發話,眾人難以掩蓋沮喪。

雖說抓了些毒物,可又怎麼能和獵到虎的賞錢相比較?

況且,日子久了,抓些毒蛇、毒蟲對於眾人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價格也在降低。

害怕?

撐死犯大的,餓死膽小的。大家當參客幾年了,誰冇見過死人?

況且老虎這種大傢夥都乾掉了,小小毒蟲又算得了什麼!

無奈歸無奈,家還是得回。

一時竹哨聲響徹林間……

兩個時辰後,一支兩兩成行的隊伍出現在村頭。

為首的正是曾慶。

沐浴在路旁李家寡婦崇拜的目光中,曾慶越發得意,手握短矛,挺直腰桿,努力的讓自己看起來更威風些。

身後的參客們也都仰首挺胸,緊緊地握住武器,想要在路旁圍觀的鄉親父老,尤其是婦女麵前出風頭。

“這哪是參客,分明是參兵!”

一名老者看著全身掛著武器的參客,感慨萬分。

實際上,他們本人也分不清自己是民,還是兵。

若說是軍,那麼士卒們最大的特點便是——膽子大。

回到家中,妻子早已經備好酒菜,如今隔一天便能吃上一次肉,曾慶對此十分滿意。

“采參隊曾慶可在?”

“誰啊?”

曾慶放下筷子,走出屋子大門,房外站著一名身批甲冑的騎士。

他不敢再擺譜,恭敬地叫聲“軍爺”。

“明早將你這隊的人全部帶到城外大營。”

“是有什麼事麼?”

曾慶很好奇。

“知事大人的吩咐,誰敢問他。”

騎士說完便策馬離開,留下曾慶與一位老者不知在商量什麼。

————————————————

狄逾嶺。

“他孃的,連寧邊的官軍都出動了。”

坡上,一明顯漢人打扮的山匪遙望著遠處官道上飄揚的軍旗,有些震驚。

“軍師,這兩天各地的官軍都在向鐵山靠,您說官府是要做什麼?”

軍師冷冷一笑。

“做什麼?鄭雙槍劫了官府的貨,又投了宋家寨,我看這官軍八成就是衝他來的。”

嘍囉有些緊張。

“官軍不會順道將我們也剿了吧?”

“我們清風寨在十二寨中排名最末,寨主整天帶著你們耕地種菜,官府哪會注意到咱們,貪圖這幾畝菜?”

軍師搖了搖頭。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從衛所到帝國更新,第八十四章 平安道大剿匪(三)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