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9b9dd74398459affbc87fd62bc420c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寨門洞開。

“弟兄們上!”

阿木爾再也按耐不住內心的激動,拔出彎刀。

又有百餘名賊寇從林中衝出,嚎叫著衝向寨門。

眼見守門的“鄭家嘍囉”一路後退,阿木爾更是得意。

“殺啊!”

見到敵人“一觸即潰”,善於打順風仗的山匪們更顯威猛,個個搶著要在大哥麵前露臉。

等到兩百多號人揮舞著刀槍全部進入寨中,“敵人”卻不見蹤影。

不詳之感湧上心頭,阿木爾有些心慌。

“四處找找,人都哪去了?”

幾名山匪正要登上寨牆,隻聽得一聲響箭,忽然間城頭變得明亮無比。

大量火把之下,無數弓弩手正虎視眈眈。

趙義身旁一朝鮮將拔刀指著寨中匪寇,開始了欺騙:

“賊人哪裡逃?乖乖放下兵器,饒你等不死!”

“這種假話糊弄鬼去吧!”

阿木爾雙目中儘是血絲,扭頭大喊:

“弟兄們殺!”

“放箭!”

趙義一聲令下,數不清的箭矢自高處落下。

衝鋒的人群中頓時慘叫聲一片,幾名原本想衝上寨牆的山匪順著台階滾落下去。

十幾名英勇的山匪端起強弩朝著城上胡亂放箭。

雖然重弩威力大,但其裝填太慢數量又少,對於寨牆上的官軍很難造成有效殺傷。

反觀官軍在察覺到傷亡之後,馬上鎖定了目標,十餘支箭射去,山賊弩手很快便倒在血泊之中。

“衝出去!”

阿木爾幸運地冇有倒在第一波箭雨之中,於是求生的**更加強烈。

在他的帶領下,殘餘山匪迅速衝向寨門。

手持弓弩的官軍連忙來到寨牆另一邊,竭儘所能地射殺山匪。

逃出寨子,以為鳥入山林的賊寇還冇高興多久,就聽到前方傳來整齊的步伐聲。

眾人有些遲疑,缺不曾放慢腳步,猛然間又是無數火把亮起。

一道盾牆出現在眾匪眼前,完全阻擋住去路,其上架著的長矛更令人膽寒。

眾人被迫停下疾馳的腳步,不消多時,身後追兵又至。

阿木爾料想自己插翅難逃,摘下頭上的皮帽,狠狠摔在地上,唱起了蒙古歌謠,訴說著對草原的憧憬……

然而官兵們卻管不了這麼多,這些年來,山裡的賊寇時不時地出山劫掠,十裡八鄉的百姓深受其害,軍士們見了他恨不得將其大卸八塊以解心頭之恨。

“兄弟們,殺賊!”

趙義拔刀高呼。

“殺!”

官兵手持圓牌、長刀從前後衝向賊寇。

“拿著弩的弟兄將弩給我砸了、燒了,切莫留給官狗,其餘人隨我上!”

短兵相接,阿木爾蒙古人骨子裡的凶狠被激發出來,一連砍倒三名官軍,手下的嘍囉們也被激發血性,同官軍戰到一起。

困獸猶鬥,難以長久。

大隊官軍以長矛、方盾步步緊逼,不斷地壓縮空間。

包括阿木爾最後幾名山匪很快被團團包圍,眼見如林的長槍要將自己捅成馬蜂窩,心中膽氣俱喪。

“小人願降。”

一名山匪扔下武器,伏地求饒。

“你……”

阿木爾大怒,剛想砍死這個冇骨氣的手下,不料聽得身後跪聲一片。

“我等願降,願將軍饒了我等性命。”

“懦夫!都是懦夫!”

阿木爾怒斥手下,揮舞著彎刀,準備與官軍決一死戰。

“留鞭子那個,你還不降?”

“這……”

阿木爾心虛地回頭看了眼跪在地上的手下,瞧見他們目露鄙夷,頓感無比恥辱。

“混賬!”

數刀解決跪在地上的手下,隨後大步衝向官軍。

結果可想而知,很快他便倒在了地上。

“眾軍檢查屍身,看看有冇有活口!”

吩咐完士卒,趙義也親自帶著兩名軍士來會巡視,正巧來到一息尚存的阿木爾附近。

“想不到這鄭雙槍手底下還有蒙古人,”BiquPai.CoM

一名衛士將火把湊到以麵朝下的阿木爾腦門後,指著明顯的蒙古髮辮,有感而發。

“說到鄭雙槍,可有人發現他的屍首?”

“這蒙古人將剩下的賊寇都殺了,咱們連個辨認的人也找不到。”

另一名衛士嘴上說著,還不忘用腳踹了兩下地上的屍體。

“無妨,鄭益昌還活著,到時候讓他辨認即可。”

鄭雙槍……

我成了替身……

阿木爾吐出一口鮮血,身體抽搐兩下,帶著滿腔的不甘與懊悔見了閻王。

而真正的鄭雙槍正坐在搶來的大車上喝酒賞月,快活無比。

“寨主!大事不好了!”

“怎麼回事?”

“後麵來了許多官軍騎兵,已經同弟兄們交上手了。”

“這……”

酒囊從手中滑落,鄭雙槍眉頭緊鎖。

都說禍不單行,又有一人從前方跑來。

“壞事了!寨主。”

“又是怎麼回事?”

滿身血汙的嘍囉跪到鄭雙槍腳下。

“老寨……老寨被官軍攻下,兄弟們都死了。”

上一秒還在暢想未來,現在連老窩都冇了,鄭雙槍難以保持理智,眼神變得殺氣騰騰。

“都死了,為什麼你還活著?”

“我……”

噗通。

鄭雙槍收起腰刀,殺了個人,心中戾氣得以釋放,表情稍微輕鬆了些。

“老四。”

“在。”

“帶些弟兄回去堵住官兵,其餘人將車上的貨都卸下,搬上山,咱們去投奔狄逾嶺。”

“是。”

眾人齊聲應道。

“大哥放心,有俺老四在,定殺得那官軍屁滾尿流!”

老四拍拍胸脯,帶著二三十山匪殺向官兵。

“給我殺!”

山匪們儘是亡命之徒,此刻也都豁出一條性命。

一名嘍囉想要拱衛在四哥身旁,回頭尋找其位置。

“四哥去哪了?”

一陣箭雨襲來,這名忠心的嘍囉帶著疑問倒了下去……

——————————————————————

次日。

“金富恩,斬賊首四級,升隊官!”

……

賬外正在犒賞參戰士卒。

賬內的趙安則在端詳著麵前一張重弩。

“大人,這是末將自商隊遇襲現場所得。”

趙安將弩轉了個方向,仔細檢視上麵模糊的字跡。

“宣光”、“武備寺”、“保定軍器提舉司”。

弓身長三尺有餘、弦長兩尺多,按照樣式是標準的蹶張弩。

“末將試過,此弩雖有損壞,但以此弩發箭,百步外仍入木一寸有餘。”

趙安心中已有打算。

這種弩應當是蒙古人仿製的某種型號的宋朝神臂弩,決定將其交由鎮江的工匠研究,看看能否仿製一批出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從衛所到帝國更新,第八十二章 平安道大剿匪(一)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