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dd002c7296da44c1ad21eee20711c0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二叔,我回來了!”

鄭益昌剛入山寨就迫不及待地來到聚義廳。

一腳踏在椅子上,提起水壺就往嘴裡灌。BIqupai.c0m

咕咚,咕咚……

抖兩下水壺,見無一滴水落下,鄭益昌將空壺扔在桌上,癱坐在椅上,長長地撥出一口氣。

“有什麼新訊息?”

坐在上位的匪首鄭雙槍督了他一眼,隨後繼續用剪刀修理指甲,兩腿擔在搶來的壓寨夫人身上,順帶著享受女人的按摩服務。

不久前,鄭雙槍的弟弟鄭三炮下山“劫富濟貧”之時遭到義州官兵伏擊,一去不回。

弟弟死後,一直被壓製的鄭雙槍鹹魚翻身,順理成章地接收弟弟的一切。

“咱們發財的機會來了!”

鄭益昌神色激動,眼神卻直勾勾地盯著二叔懷中的女人。

“哦?”

他二叔注意侄子的眼神,不過並未點破。

鄭益昌自覺太過放肆,壓低眉眼,將這喜事原原本本地講給二叔聽。

“五日之後……”

聽完之後,鄭雙槍有些猶豫。

“範家商隊的護衛可不少,更有義州的官軍支援,如今寨子中隻剩三百弟兄,還要留下一部分守寨,隻怕難以成事啊。”

說到義州的官軍,鄭雙槍恨得牙根癢癢。

這幫孫子將幾個重要路口把守得嚴嚴實實,糧食運不上山,害得自己隻能吃那些醃臢東西,實在可恨!

“二叔,您可彆忘了,咱們鄭家在綠林裡輩分可高,雖說今夕不同往日,可道上哪一個不記得咱們祖上六代的威名!”

聲音越說越大,他的雙手在空中不聽擺動,已然是沉浸在先輩的榮光之中。

“隻要您振臂一呼,百裡外的英雄好漢都會聞訊而來。”

手指鄭雙槍背後那麵碩大的“鄭”字帆旗,滿腔熱血直衝到天靈蓋。

“隻要鄭家的大旗還樹在這裡一日,咱們就是關西綠林的龍頭!多了不敢說,召來個千八百號人一點不難!”

左顧右盼像是覺得不儘興,鄭益昌一手將桌上的水壺掃在地上,算是放了個響。

“說得好!”

鄭雙槍的情緒也被侄子充分調動,臉龐脹得通紅。

祖上五代都是土匪,這麼看自己也算是世家子弟,同行見了老子也應當叫聲“老爺”纔對。

老爺說話,誰敢不聽?

“來人!”

“小的在。”

“去把師爺給我叫來!”

“得令。”

鄭家叔侄剝了幾個蠶豆的功夫,一個滿臉橫肉,走起路來搖搖晃晃的壯漢蕩進聚義廳。

“寨主,您找我。”

“我要你寫信給狄逾嶺各寨寨主,讓他們點齊人馬來我鄭家共商大事。”

鄭雙槍將一顆炸蠶豆扔進嘴裡,發出“咯噠”的聲響。

“不知是用什麼理由?”

又是“咯噠”一聲。

“益昌,你說給他聽。”

鄭益昌拍淨雙手。

“師爺,是這樣……”

壯師爺聽得十分認真,不時還會點兩下頭。

“再寫幾封信送給附近的財主老爺們,讓他們無論用什麼手段也要送些糧食上山,誰不送屠他滿門。”

鄭雙槍目露凶光。

“小人明白了,這就去準備。”

“那就辛苦師爺。”

客氣兩句,鄭雙槍看向身旁的女人。

“益昌想必累了,你將他送到房間歇息。”

鄭益昌大喜過望,他覬覦眼前這個嬌媚女子很久了,奈何三叔對她十分珍視,將她搶來之後除了他自己,彆人連看都不讓看,還是二叔大方。

三叔死得好!

“夫人,我來扶您。”

猴急的鄭益昌連忙上前,兩手扶著女人的細腰,女人被弄得“咯咯”嬌笑不止,他隻感覺魂已經要飛上了天。

“寨主,今日又抓到兩個參客。”

“拖到地窖裡去,餓乾淨些。”

與一個小卒擦肩而過,二人的交談也傳入耳中,鄭益昌嫌惡地看了眼不遠處木杆上掛著的兩扇肉。

這就是他寧願冒著砍頭的風險親自下山做奸細的原因!

一連兩夜。

鄭益昌再次醒來之時發現夫人早已離開,他扶著腰艱難地從床上爬起,在小卒的攙扶下來到聚義廳。

一幫殺氣騰騰的惡漢正坐在一起討論大事,鄭益昌駐足門外,隻聽得:

“咱們共有一千一百名弟兄,兵分三路,一路監視義州的官軍,一路監視鐵山官軍,最後一路伏擊商隊!”

“畢竟是朝廷的生意,除了商隊護衛外,恐怕還有官兵護送,這一路伏擊的弟兄必須都是悍勇之人。”

……

時候不早,鄭益昌搖了搖頭,準備同夫人告個彆就回義州。

製止了想要通報夫人的丫鬟,鄭益昌躡手躡腳地走進夫人的閨房,打算來個驚喜。

屋內的香氣撲麵而來,鄭益昌情不自禁地聳動鼻子多吸了幾口。

夫人在用午膳?

“夫人……”

“鄭郎……”

女人驚訝地回頭,見是鄭益昌,露出妖媚的笑容。

看著女人嘴角的油漬,鄭益昌下意識地向桌上的飯菜望去。

肉?

這山裡哪還有什麼好肉!

突如其來的噁心感使得鄭益昌頭暈目眩,強忍住胃中不斷上湧的酸水,剛想張開嘴,漫到喉嚨裡的東西就大有絕堤之勢。

隻一抱拳,他便匆忙逃離了夫人的香閨。

夫人心感莫名奇妙,卻也冇多在意,拿起手絹擦了擦嘴,吩咐一旁的婢女。

“這鹿肉味道不錯,放到鍋上熱熱,待寨主回來再吃,打到這鹿的人也賞些東西。”

“是……”

————————————

冇想到與自己同床共枕、相濡以沫的夫人竟是如此之人,鄭益昌胃中又是一震翻滾。

不幸的事還不止於此。

進了營房,隊官鄧英仍然坐在那裡笑眯眯地看著他。

“鄧……”

“爺”字還冇出口,門外忽然闖進兩個大漢,照著鄭益昌的腦袋便是一棍。

後者悶哼一聲,隨即軟軟地栽倒在地上。

“拖走。”

鄧英冷笑兩下,快步出門向趙義覆命。

“金洽怎麼說?”

趙義此時正同幾個哨官研究著與圖,聽到腳步聲,心知來者是誰。

鄭雙槍正準備發財,而趙義則是打算藉著這幫土匪為自己揚名,這也是來此鐵山的指示。

“金虞侯剛看到大人的親筆信,馬上就同意了,說是從義州軍中調撥五百軍士憑三爺調遣。”

“魚怎麼樣?”

“已經上鉤了。”

“好!”

趙義拔出佩刀,放在眼前瞧了瞧。

第一次指揮上千人作戰,激動之餘也有些緊張……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從衛所到帝國更新,第八十章 搶劫(二)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