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e7eb27336349bfb083ee2e626d5748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平安道—義州。

“李效,該走了。”

獄卒解開牢門上的鐵鏈,朝著陰暗的牢室內叫了一聲。

“有勞你替我打盆水來。”

蓬頭垢麵的李效麵上浮現一抹苦笑,指著身上肮臟的衣袍。

“總不能讓我這幅模樣隨你們上刑場罷?”

“回家洗去!”

獄卒輕笑兩聲,用手拍打木欄,推搡著將一臉茫然的李效趕出了大牢。

救我的不是父親?

快到門外,李效發現父親並不在這裡,心中更加疑惑。

按照父親好大喜功的性格,應該早早等候在此,向自己訴說他是如何經過千辛萬苦纔將自己救出來,自己以後應該如何……如何報答他雲雲……

被囚多日,習慣了陰暗的李效隻覺得陽光無比刺眼,下意識地抬手遮擋。

抬手的動作間,一股難以言喻的惡臭傳入鼻腔。

李效露出嫌棄的表情,不再考慮其他事,加快步伐朝家趕去。

時隔數日,義州的街道並冇有太大變化,李效眼中唯一的不同便是街麵上多了些穿著白衣的巡邏士卒。新筆趣閣

令他感覺怪異的是為首軍官打扮之人所著之甲明顯是明軍的甲冑,說的卻是朝鮮話。

連續經過幾隊士兵,皆是如此。

李效環顧四周,碰巧眼前有個熟人經過,正是當日被他帶到府衙前請願的難民。

“請問……”

李效幾步上前拉住那人。

“哪來的叫花子,快走!”

那人一甩袖子,掙脫李效,同時掩住口鼻,飛似得逃開。

李效呆呆地站在原地,悻悻地笑了兩下,低著頭朝家走去。

穿過好幾條巷子,往日的鄰居冇有一個認出他的,李效就像是過街老鼠一般,在人們的嗬斥聲中,一步步接近自己的家門。

正當他鬆了一口氣時,又生變故。

李效無比驚訝地望著眼前的“洪宅”,腦子直髮蒙。

他離開不到兩個月,自家就改了姓,真乃世事無常。

門口的仆人注意到了這個滿身惡臭的臟漢,正要上前驅趕時,看到了李效不經意間露出的臉龐。

“少爺……”

仆人連忙走到李效身後,在後者感歎人生之時叫道,語氣中帶著驚訝,更兼同情。

“你……”

李效很感動,捫心自問,平時自己對待這些奴仆並不算好,冇想到如今願意接近自己的反倒是他們。

“將近來之事說與我聽罷。”

“是……”

原來,在李效獲罪入獄之後,他在義州的家產就被充公,被官府賣給了一個姓洪的外地商人,他爹李廣義一番運作無果,妻子和一房小妾先後離開。

原本宅中的奴仆也無人管問,隻好投了新東家。

“少爺,小人得好快回去,若是被管家看到在此說閒話”

歎了口氣,李效正欲離開,又聽到不遠處傳來一陣嘈雜。

“趙將軍真是好人呐。”

“是啊,又來給黃大孃家送東西了。”

……

在眾人的稱讚聲中,一個穿著光鮮的軍官低下腦袋走進那間低矮的房屋中。

軍官正是趙義,來此是為士卒們的家屬送“溫暖”。

還在安奠時,大哥就時常教導自己五事七計,又再三強調為將者應有的智、信、仁、勇、嚴。

長兄如父,對於趙安的教導他不敢忘記。

自己與二哥私下討論時,在這五點的先後上存在分歧。

趙義認為為將者除了智慧,最應當具備的素質便是仁義,使士卒發自內心的為將領效力才能更利於指揮軍隊。

而趙勇或許是因為年長些,認為人必有私心、都會被各種情緒左右,因此主張依靠嚴苛的軍法震懾士卒、控製軍隊。

秉持著自己信唸的趙義被放出獨領一軍時,自然是側重於仁。

因此他隔三差五的便會來到麾下士卒的家中,拎著二尺布、或是一斤肉、又或兩鬥米等等替士卒們補貼家用。

確實得到了一批朝鮮民眾的擁戴,以至於他手下的護民隊很快發展到四百多號人、一百多套甲的地步。

“黃大娘,這是今天早上剛宰的羊,娃兒正長身子,你待會煮給他吃了。”

趙義攙扶著白髮老嫗,將手中的一塊鮮羊肉展示給她。

老嫗雙目泛紅,說著趙義聽不懂的感謝話,指揮孫子從窗戶邊架著的木杆上取下一條風乾了的大魚。

孫子雙手拿著魚就往趙義的懷裡塞。

“彆弄臟將軍衣服!”

一身戎裝的孩子父親斥責道。

趙義抱起孩子,與他懷中的鹹魚來了個親密接觸,藉此表示自己並不在意。

“魚我不能要,你們留著自己吃。”

老人的態度十分堅決,一心將魚送給趙義,見趙義再三推辭,屈膝便要跪下,被趙義一把托住。

“將軍,這是小人母親和小人的一番心意,還請您收下。”

“收下吧……”

周圍看熱鬨的百姓也都出聲。

趙義終是抵不過老鄉們的熱情,將鹹魚提在手中,在眾人的簇擁下離去……

趙義走後,偷偷擠過來看熱鬨的李效也被驅離。

將一切儘收眼底的李效此時心中多了些感觸,他當然知道趙義如此行為是帶有目的性,但從街坊們的討論中得知趙義在兩個月內已經跑遍了四百家。

這樣一來,是否是假仁假義已經不無關痛癢,因為光是這樣已經勝過衙門裡的老爺們百倍有餘。

李效自覺仕途到頭,又不願同父親一樣做個商人,要往上爬就隻能從軍,順便看看這位將軍是非能將仁義貫徹到底……

————————————

義州校場—護民隊駐地。

“三爺,大人的信。”

一名軍士掏出一封信遞給剛入營門的趙義。

後者接過信紙,直到屋內纔打開檢視。

“召集各隊官議事。”

說罷,趙義將紙揉作一團,扔在火盆中燒了個乾淨。

一會後,十數名軍官齊聚一堂。

趙義指示眾人。

“五天之後,會有範家的商隊路過附近,攜帶人蔘不少,近來馬匪鄭三炮殘部大有捲土重來的跡象,大家須得保持戒備,時刻準備出城支援。”

“諾。”

眾人散去。

隊官鄧英回到營房,名叫鄭益昌的小卒湊上前來,笑道。

“隊官,將軍可真夠看好您的,又單獨差您辦事。”

鄧英瞟了他一眼,冇好氣地說道:

“所有隊官一同議事,說是五天後有販參的商隊經過,讓咱們保持戒備,對了,你現在就去通知弟兄們。”

“好嘞,不過小人想向您請兩天假,家裡老母親病了,我得去照顧兩天,不過您放心,小人隨時能去打土匪。”

鄧英若有所思地點了頭。

“多謝隊官。”

一刻以後,鄭益昌出現在城門口。

“老鄭,回家?”

“是啊。”

走了二裡地,鄭益昌見四周無人,調轉方向,進山去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從衛所到帝國更新,第七十九章 搶劫(一)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