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4fe0de138690bf6e5fea31d3852b51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範家?”

“就是天朝山西的那個範家,在八道也有商號分佈。”

聽了鄭伯農的解釋,趙安冇有太過糾纏此事,而是暗自將其記在心中。

“軍器完善,我等也可以安心了。”

扔下鳥銃,拍拍手,宣佈本次考察到處為止。

負責管理軍器的大小官吏全都鬆了口氣。

眾多官老爺一起原路返回了大帳。

守帳家丁為眾人拉開門簾,一大夥人魚貫而入。

帳內共有三把椅子,一把位於正中央的桌子後,另外兩把位於左右兩側。

趙安幾步坐上首座,鄭伯農坐於左位,隻餘右位空懸。

鐵山郡守、兵曹正郎、司憲府監察、軍資寺判官等人站在一側。

家丁隊官、兼司仆把總、守禦廳把總列於另一側。

“許郡守請坐。”

趙安見身旁的椅子空著,於是看向帳內官職最高的鐵山郡守許長春。

“下官走多了路,腿有些僵,站著好些,還是請尹監察坐。”

許長春直接越過身後的兵曹正郎,陪笑著望向司憲府監察尹關山。

按照道理,就算是許長春不坐也該是他身後的正五品兵曹正郎坐。

因此,許長春的示好之意溢於言表。

身旁的黃正郎麵色陰沉。

許長春卻不管這些。

自從昨天自己得罪了尹關山,今個一天他都冇給自己好臉色。

為了避免這小子在大王麵前說壞話,許長春隻好拉下麵子。

縣官不如現管,權衡之下,得罪兵曹倒是小事。

“下官何德何能,還是許郡守坐吧。”

尹關山固然狂妄,也並非不識分寸之人。

三張椅子分彆對應天朝大將、王京監軍、本地郡守。

最低也是四品官。

他一個六品官坐上去就是逾越。

尹關山起先還推辭兩句,再後來直接以沉默相對。

最終趙安身旁的椅子還是空的。

“看來諸位都愛站著,趙某也不強求。”

見氣氛不對,趙安及時開口。

他並不怎麼在意這些規矩,隻是想著找倆哼哈二將坐那,好襯托一下自己的威嚴。

既然冇人想當這個“陪襯”,趙安也不在糾結。

先辦正事!

趙安將朝鮮兵曹簽發的公文攤開在長桌上。

“練炮手五百。”

“弓手五百。”

“殺手一千二百員。”

唯獨冇有騎兵。

事實上,如今朝鮮成建製的騎兵大多集中在鹹鏡道。BIqupai.c0m

“明日就開始訓練新卒。”

趙安看向帳中眾人。

“是。”

等到眾人走出帳篷。

一名親信家丁走到趙安身邊。

“大人,今夜我們是回城還是留在營中?”

趙安負手而立,傲然道。

“你以為我是那陳叔寶嗎?”

“屬下不敢。”

家丁低頭告罪,雖然他並不知道這陳叔寶是個什麼人物。

“營中無床鋪,就去替我拿兩套軍被來,今日我便睡在這大帳中。”

“諾。”

天黑之後,八名家丁全身披掛齊整手持長矛、堅牌徹夜守護大帳。

營門處亦有一隊家丁協助看守。

————————————

日上三竿。

官員自鐵山三三兩兩的趕來。

熟悉的中軍大帳,熟悉的空座位。

“今日本將所擬定的項目是——在全軍選出能夠勝任隊官、什長、伍長之職位的人。”

此言一出,帳中武將一列頓時議論紛紛。

按照慣例、這類低級武官一向是由上司哨官、把總直接任命。

這樣做有利有弊,優點是便於長官對新隊伍的指揮、掌控;弊端是上官容易任人唯親,造成無能之輩上位。

趙安如今的方案明顯是剝奪了他們的權利。

“知事大人說得有理。”

“選拔軍官確實更能打造出一支能戰之軍。”

文官態度截然不同,對趙安的計劃十分支援。

原因很簡單,朝鮮繼承了大明“爸爸”重文抑武的“優良”傳統。

冇有背景的中、低級軍官升遷全憑戰功。冇有戰功就不能升職加薪,軍官們不得不將目光投向其他地方謀取利益,底層軍官的任命就是他們額外的收入來源之一。

而文官們接近大王的機會更多,隻要討得大王歡心,一飛沖天也不是不可能。

編練守禦廳是新王上位後的大事,大家將它完成的漂漂亮亮的,加官進爵指日可待。當然,凡事都有兩麵,事情辦砸了他們也是第一個倒黴。

兩方利益上的不同也造成了針對此事立場上的區彆。

如今儒道大興,武官們無力同文人抗衡,再加上鄭伯農、許長春等人的大力支援,選拔一事很快被確立下來。

為了照顧武官的情緒,在小規模提高哨官、把總餉銀的同時,趙安還頒佈了一條新的規矩,每戰之後,每隊上交所得二十分之一給哨官,每哨上交所得二十分之一給把總。

這裡的所得是指戰後的賞賜,也就是說這一切的前提是你得打勝仗。

武官們聽到這裡臉色纔有所好轉。

不過趙安廢了這麼大勁將底層軍官的任命權收歸中軍,除去為了做到“人儘其才”,更是為了自己的私心。

“既然大家都冇有異議,那本官就在此正式下達軍令。”

趙安收起笑容,瞬間變得無比嚴肅。

“各把總召集所有部屬,兩刻以後於校場集中。”

“是!”

幾名武官抱拳得令,扶刀出帳。

“我等現在也可以去校場一觀。”

剩下的一隊文官也隨著趙安的腳步來到人山人海的校場。

“考覈開始!”

考覈的項目很簡單。

除了最基本的比較跑步的速度之外,舉石鎖和弓箭也是重要的比試項目。

每十人一組,傑出者當時就會被授予軍職。

“此人如何?”

趙安對跪在身前士兵的姓名隱約有些印象。

“可以為隊官。”

鄭伯農見他成績優異,起了愛才之心。

“隊官太高,便領一什人吧。”

趙安替他壓了一級。

身邊負責書記的朝鮮官員見狀連忙記錄。

“第二總四哨金富恩,為什長。”

金富恩磕頭謝恩,往回走時卻見到同隊那名長著絡腮鬍子也通過考覈,前來領賞。

後者也發現了金富恩,並衝他微微一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從衛所到帝國更新,第七十四章 鐵山練兵(二)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