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62183618300ce0e9765041947eedef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帶走。”

胡彥扭頭欲走,被李老漢一把拉住大腿。

“胡爺,您彆急,家裡還有五分銀子,老漢我這就去取。”

在小兒的攙扶下老漢晃盪著起身,佝僂著身子,步履蹣跚地朝房內走去。

“老東西……”

胡彥露出滿嘴黃牙。

片刻之後,李老漢在眾人麵前打開布包。

足足三層碎布,包裹著些許碎銀。

胡彥抓過銀子放在手心掂了兩下,露出心滿意足的笑容。

“成了軍戶,你家本來的十五畝田都該換成軍田,胡爺不占你便宜,給你村北二十畝田。”

李老漢麵容更加苦澀。

“走。”

胡彥帶著幾個狗腿子大搖大擺的離去。

“呂二,這十五畝地可算千戶的聘禮,你那個姐姐什麼時候嫁過來?”

“胡爺放心,小人過些時候就去張家把這婚約退了。”、

良田到手,呂二高興至極。

“你姐姐入了老子嶽丈家的門,你呂二豈不是騎到我的頭上了,我以後是不是也得叫你聲爺?”

胡彥有些陰陽怪氣。

“小的能有今天都是托胡爺的恩,怎麼敢在胡爺麵前裝爺。”

呂二索性直接跪在地上,表示忠心。

“行了,起來吧,前麵就是劉大壯家,這小子一年前跟胡爺借了六兩銀子,今個兒連本帶息的討回來!”

胡彥頗有些皮笑肉不笑的意思。

“六兩借了一年,怎麼著也得還八兩?”

呂二討好著說道。

“八兩?老子的銀子救了他一家的命,還給我十八兩還差不多!”

一間低矮的草房很快出現在幾人視線中。

“開門!快開門!”

呂二急於表現自己,搶著上前敲門。

百般催促無果,呂二一腳踹開屋門,氣勢洶洶地走入。

然而,冇過多久呂二就屁滾尿流地逃了出來。

“胡爺!大事不好了……”

看到呂二一臉的鼻涕眼淚,胡彥氣不打一處來。

“你爹死了還是你娘死了,在這胡亂嚷嚷?”

“都死……劉大壯一家都死了。”

“什麼!”

胡彥一把推開擋路的呂二。

走進臥室,房內的景象嚇壞了眾人。

一家三口整整齊齊的躺在床上,麵色鐵青,眼窩深陷,顴骨凸起。

已然生出些味道。

“他孃的,晦氣!老子現在連本錢都要不回。”

胡彥破口大罵,在屋內來回踱步,正是越想越氣。

“搜!有什麼拿什麼!”

幾個狗腿子開始翻箱倒櫃。

主人都餓死了,家裡還能有什麼麼東西。

“胡爺,弟兄們隻找到這些。”

一人拿著兩隻破碗,站到胡彥身前。

“唉!”

胡彥一手將碗重重摔在地上,氣沖沖地離開。

“胡爺,上麵要咱們招的人咋辦?”

“所裡哪家冇錢冇糧,撈不著油水,就去哪家拉人!”

“胡爺足智多謀,小的實在佩服。”

呂二狂拍馬屁。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世界上終究是聰明人多,招兵一事上,各種手段層出不窮。雖是凡夫,亦能有萬般神通,令人拍案叫絕。

公文下達後的第九日,一千七百名新丁已經全部抵達鳳凰城。ŴŴŴ.biQuPai.coM

其中以後千戶所動作最為迅速。

“後所的馬千戶可謂神速,應當予些獎賞。”

蔡同知捧著手中花名冊,滿臉笑意地看向趙安。

後者人在屋內,思緒已經飛到天外。

“同知大人說得有理。”

“既然趙僉事也這麼認為,那就賞他些銀兩。”

趙安對此倒是無所謂,反正用不著自己掏錢。

“同知大人,現在時候尚早,不如你我一同去校場點驗鄉兵。”

蔡同知欣然同意。

——————————————————

“同知大人、僉事大人到。”

有人高聲呐喊。

“坐下!”

在鎮江營軍士的嗬斥下,校場之上逐漸趨於安靜。

“請蔡同知上台講話。”

趙安下意識地將自己在安奠練兵的一套流程搬了過來。

“講話?”

“便是蔡同知上台說幾句話,藉此激勵士氣、鼓舞人心。”

趙安解釋道。

“原是如此。”

趁著上司說廢話的功夫,趙安仔細觀察起台下的兵丁。

大多數人都顯得麵黃肌瘦。但也有一部分身形頗為健壯,其中多半還是熟麵孔。

作為衛裡新成立的武裝,我老趙為了保持戰鬥力,往裡麵摻些安奠、鎮江的老兵也很合理吧。

因為趙大人做好事不圖名的高尚人格,此事也不必向外人說了。

由此看來,也隻有極少數人能吃飽飯。

喋喋不休個半天,蔡同知不由感覺口乾舌燥,這才住嘴。

在某些人的帶動下,頓時掌聲雷動,千人同時拍掌,聲勢十分浩大。

蔡同知內心的虛榮感頓時爆棚,罕見地同台下的泥腿子們抱拳致意。

“下麵再請趙僉事為大家講幾句!”

“好!”

趙安還未開口,台下已經是叫好聲一片。

先是虛按雙手,示意眾人安靜,又輕咳兩聲,做足了姿態。

長篇套話之後。

趙安以一句“*******,*******。”作了總結。

無論你說得如何娓娓動聽,對於台下大多數連飯都吃不上的苦命人來說,始終是一席空話。

但凡事都有例外,台下的張秀才聽了趙安這場慷慨激昂的演講之後已經熱血沸騰、激動之情難以表達。

家道中落的他在五天前被人退婚,原本如花似玉的未婚妻卻要嫁給一位年過半百的老頭,隻應對方位高權重。

張秀才深感屈辱,一氣之下從了軍,立誌闖出一番事業。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從衛所到帝國更新,第六十九章 征兵(二)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