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371d7c2aaef3c717b5cc99daab0550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砰。”

硝煙散去,趙安將完成擊發的鳥銃遞給一旁的家丁。

“十射九中,將軍真乃神人也。”

家丁又遞上一支裝填好的鳥銃,同時不忘恭維。

“大人,後千戶所試百戶胡彥送來紋銀四十兩,總旗陳戶送紋銀二十兩賀大人高升。”

又有家丁前來通稟。

遼東為邊地,不設府縣,衛所因此便又增添些許行政職能。

遼東都司外衛武官係列中,一名武官擔任軍政掌印,又有若乾武官分管練兵、屯田、治安、軍器等事。

前二項為衛治重務,分管此務的武官被稱為軍政僉書,負責軍政雜差的又叫做見任管事。

如今的定遼右衛除了指揮使外,隻有一位同知,三位僉事中還有一位還是常年鎮守在外掛名衛官。

因此趙安才一升職,便被賦予練兵、治安的職責。

涉及練兵一事,唯酒色貨賄是尚,任軍伍空虛的軍官們不得不動些歪腦筋。

自升遷文書公佈之後,這定遼右衛的各路牛鬼蛇神紛至遝來,這是第三天,趙大人已經習慣。

“砰。”

趙安目不斜視,又放一銃。

“帶他們去用些酒菜。”

“諾。”

家丁回到營門,看著兩名定遼右衛軍官,拱手笑道:

“我家將軍公務繁忙,特令我招待二位,營中已經備好酒菜,請二位隨我來。”

“無妨,自然是公務為先,公務為先。”

兩人連忙表示理解。

家丁做了手勢。

“請。”

“請。”

兩人十分客氣。

“胡百戶等等俺。”

刺耳的聲音使胡彥臉色大變。

一道衣衫破爛的身影正一瘸一拐地向幾人走來,手中還提著條魚。

“兄弟,這人是個傻子,咱們快走,不要管他。”

胡彥連忙提醒家丁。

家丁卻不理他,反而迎上前去,胡、陳二人無奈之下隻得跟上。

未至身前,一股腥騷夾雜著難以言喻的惡臭湧入鼻腔。

三人同時皺起眉頭,胡彥更是直接捂住口鼻,陳戶也嫌棄的彆開目光,似乎再看他一眼就會玷汙自己的眼睛。

“你是什麼人,誰放你進城的?”

身上的的單衣不知穿了多少年,胳膊和小腿都暴露在外,滿身的爛瘡顯露出來,臉上的皮膚已經乾裂。

不。

這分明是附著在臉上的泥垢堆積太厚。

這樣的臟人站在乾淨整潔的安奠街道上,顯得十分異類。

“俺是右衛小旗官,來給趙大人送禮。”

那人張開嘴,露出滿嘴黃牙。

“得了吧,劉瘸子,彆在提你那些陳芝麻爛穀子的舊事了,你這幅德行,說你是要飯的都抬舉你!”

胡彥眼神中儘是厭惡,用食指重重點了點腳下。

“你站在這裡已經樣了趙大人的地界。送魚?你還想汙了大人的眼不成?”

說罷,再也忍受不了這股令人作嘔的問道,跑到了十丈開外的地上站著。

“你在這等著,我去稟報大人。”

家丁也飛似跑開,領胡、陳二人入營。

“方纔聽胡百戶說那瘸子所說都是舊事,難不成他以前還真是個小旗?”

胡彥思索片刻,道起事情本末。

劉瘸子確實是後千戶所的一名小旗,而且當年應召打過倭寇,在戰場上斷了一條腿。

回來以後,稍重點的農活都乾不了,成了個廢人。而這劉瘸子又冇有兄弟、親戚,哪裡養得活妻兒。

好在當時他的上司百戶心善,押給他些許銀兩過日子,但那點銀子又撐得了多久?新筆趣閣

這劉瘸子有了歪心思,拿著錢去賭,很快輸了個精光,自家的房屋田產全都賠了進去,婆娘上吊,兒子活活餓死,也就成了現在這瘋癲樣。

胡彥滿接著是鄙夷地說道。

“此後便每日住在千戶所外的破廟中,靠著要飯、偷盜活了下來。”

“要我說,這就是老天爺給他的報應,讓他成了瘋子,供人一輩子取笑。”

陳戶笑著補充道。

冇過多久,幾人抵達目的地——夥房。

“王百戶?”

“萬總旗?”

吃銅火鍋吃得正帶勁的兩人馬上從椅子上躥起。

“胡百戶、陳總旗你們怎麼來了?”

胡彥冇有回答,反而坐到了二人之前的位置上。

替自己斟上一酒,對著王百戶舉杯。

咱們都是一路人,來這裡乾什麼自然也是門清,所有的話就在這一杯酒裡。

“哈哈哈,好酒。”

二人相視而笑。

之前領路的家丁也折回趙安年前,手中提著條死魚,

“大人,有人送來一條魚,賀您高升。”

接著將右手攤開,露出三枚銅錢。

“還有三文錢。”

“……”

好歹我也是個四品武將,行賄也不是這麼來,你這是看不起誰?

但當家丁將這劉瘸子的故事原原本本複述給趙安。

聽完之後,趙安沉默片刻。

“賞些飯菜,再去營內找兩間件衣服一併送給他。”

“諾。”

目送一名家丁離開,趙安起身準備回書房。

“等那幾個軍官吃完,讓他們到書房見我。”

“諾。”

叧一名家丁得到命令。

趙安回到書房不就,便有人敲響屋門。

“我等見過大人。”

四人恭恭敬敬地行了禮。

“吃的怎麼樣?”

“大人養的廚子技藝甚高,改明我也讓我家的廚子來學學。”

胡彥不放過一絲拍馬屁的機會。

你小小的一個百戶,家裡還專門養了廚子?

趙安有些驚訝,不過並表現出來。

“今日各位舟車勞頓來我安奠,不知有何指教?”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從衛所到帝國更新,第六十五章 蒼蠅(一)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