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2f16a986daef3c9be747b59138cc62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七月十五。

“孩他爹,時辰要到了。”

睡眼朦朧的韓老爹頓時精神起來。

麻利的穿好衣物,從妻子手中接過一碗白粥、三個用雜麪蒸的饃。

韓老爹一手拿碗,一手拿饃,吃相豪邁。

一時屋內都是大口喝粥的“呼嚕”聲。

扔下碗,一腳跨出房門,又想起幾句話。

“俺們幾個爺們去祠堂,你們幾個婆娘替我們備好中午的酒菜。”

屋外,同一甲幾戶人家的成年男丁差不多已經到齊,街道上滿是行人。

“今年真夠熱鬨的。”

韓老爹感歎道。

“人多了不是。”

眾人翹首以待的甲長終於出現在眼前,左手拉著孫兒,身後還跟著兒子。

“老孫,怎麼還帶著小的來了。”

韓老爹有些嫉妒。

按照最初的鄉規,各家各戶隻要出一名成年男丁代表即可,但不知是鄉民天生喜愛熱鬨,還是為了省些香錢。

約定中的一名男丁逐漸變為全家成年男子。

孫甲長比劃個手勢。

“八歲了,也該教他些規矩。”

隨後,孫甲長便開始點驗人數。

眾人閒聊之際,街上又走來一群年齡各異的漢子,為首的老頭向著路邊的孫甲長等人喊道。

“同去?”

韓老爹擺了兩下膀子。

“同去!同去!”

眾人笑著應道。

兩撥人加起來足足有四、五十人,浩浩蕩蕩地向祠堂走去。

“今天咱們來得可早,還能看見牌匾。”

隊伍中有人感歎道。

“三月初五那天,若不是你張三睡昏頭了,咱們能站到街麵上去?”

一條街上的住戶,即便不是同一甲,依舊能聽聲辨人。

“田七,你小子好意思說我,去年咱們兩甲幾十號人可是足足等了你一炷香。”

同樣的,張三根本無需轉身,也能聽出這是田七在揶揄自己。

維持秩序的禮房吏員、各保保長已經提前等候在這裡。

“三保七甲二十一人。”

“三保九甲二十七人。”

刀筆吏一一記錄在冊上。。

“老孫,帶著他們靠左邊站。”

保長提醒道。

“好嘞,放心吧。”

祠堂門前的空地並不大,小廣場兩側栽種的樹木、門口的兩座石獅呈對稱狀擺放。

按照規矩,前來祭祖的人應當每十人一為列,自左向右、自前向後排開。

兩甲人來得正巧,成了第二梯隊的前兩名。

最左邊的一列人最幸運,緊挨著樹木,過些時候也能遮些太陽。

眾人很快站定。

天氣暫時還算涼爽,一隻翠綠螞蚱趴在正靜靜地站在葉上飲著露水。

“爹爹,快看蚱蜢!”

甲長的孫子拉著父親的手興奮地喊道。

孫甲長皺起眉頭,低聲說道:

“狗兒以後要記住,隻要在這祠堂門前站定,就不能再出聲。”

看著祖父嚴肅的麵容,狗兒似懂非懂地點了頭。

天空逐漸明亮,越來越多的百姓聚集在此。

位於本隊末尾的韓老爹悄悄地扭頭看了眼,身後已經站滿了鄉民,其中不乏熟麵孔。

實際上,不止祠堂前的這一小塊空地,臨近祠堂的街道上都已經站滿了人。

隊伍談不上有多整齊,但勉強能看出百姓們排列的也算方正,一隊一列中,倒是鴉雀無聲。

清明、中元、寒衣、除夕。

每年至少四次大規模祭祖活動都要如此整齊集隊,可不單單是為了祭奠先人。

祠堂之外,百姓等待之際,又有一隊人從衙門出發。

“人都到齊了?”

“應當差不多,街麵上已經站滿。”

剛剛提拔的禮房主事神色恭敬回道。

“好!”

身穿繪熊青色官服、頭戴烏紗的趙安加快了步子。

身後跟著十來位同樣穿著官服的鎮撫、百戶、各房主事。

隨著領導們站到眾人之前,整個祭祀大典正式開始。

城內年紀最大的幾個老頭齊聲喊道:

“眾子弟,跪!”

雪鬢霜鬟的老人們的聲音自然達不到傳入所有人耳中的地步。

“當~”

祠堂內的大鐘適應時宜地被敲響。

悠揚的鐘聲在街道上迴盪。

自趙安雙手撩起袍子,從廣場到街麵,官民齊齊下跪。

“當~”

又是一聲,按規矩得磕頭了。

無數百姓一同俯首,場麵頗為壯觀。

“當~”

最後一響,眾人起身。

緊接著,便是大致以五甲為一個批次,進入祠堂。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該孫甲長這一甲入內。

“狗兒不許頑皮。”

老孫頭鄭重提醒道。

左右兩側的各房中供奉著每一保內所有居民的祖先。

正中央的大殿內供奉的則是趙家先祖。

得益於自己親爹是個百戶,趙安還能找到族譜。

祠堂建成之初,趙安便費勁心思查閱族譜,隻要能扯上一點血緣關係的先人全都被供奉在大殿中。

就連與自己素未蒙麵的總兵爺爺也被搬進來唬人。

旁人走進一瞧,見到案上供奉這麼多靈位,又獨占一房,下意識地便會認為這是本地傳承已久的大家族。新筆趣閣

今年的祠堂比起清明又多了些牌位。

“這是韓老太公,娃兒給他磕四個頭。”

孫甲長先是上了一炷香,又讓孫子磕頭。

“這是王太公,狗兒……”

王太公是兩個月前駕鶴西去的,靈牌還是簇新的。

也不知狗兒到最後總共磕了多少頭。

本保的前人一一拜完了,還會給其他保的先祖上炷香。

一間嶄新的房屋吸引了眾人的注意。

“這是……”

孫甲長目光驚愕,扭頭看向身後的韓老爹。

後者微微點頭,冇有言語。

“娃兒,這些都是保家衛國的好漢,給他們燒些紙錢。”

這間一個多月前建成的屋子內供奉的都是戰死沙場英魂。

門外又響起腳步聲,百姓紛紛讓開空地。

原來是趙安帶著堡內的文武官員到來。

趙安站在最前,領著眾人彎腰行禮,又親自奉上一炷香。

麵容嚴肅,舉止莊重。

“再去給趙老太爺磕倆頭,讓他老人家保佑你出人頭地。”

半個時辰後,祭祖結束,眾人自後門出。

“城北李家的兩個小子都冇了?”

孫老頭忍不住發出疑問。

“唉,兩個都丟在了朝鮮。”

韓老爹搖了搖頭,同時有些慶幸自己的兩個孩兒都平安歸來,小兒子還升了總旗。

到了甲長家,婆娘們都在準備中午的飯食,漢子們都在大廳吹牛打屁。

每逢祭祖之後,一甲的軍戶、民戶會各家合資,擺上幾桌酒菜。

這幾乎成了不成文的規矩,或者說是鄉俗。

各家的孩童也聚在街麵上玩耍。

今天是他們最高興的日子,大家聚在一起吃飯,拋開熱鬨不談,最重要的是今天能吃到肉菜。

小孩們瘋耍的時候,趙大人正坐在書房中愁眉不展。

對著桌上的空白紙張,剛提起毛筆,一番糾結之後,又惱怒地摔在桌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從衛所到帝國更新,第六十三章 中元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