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7a701d29ac2e781d3984f488866851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扔下筷子,剛將小指指甲塞進牙縫中,門外就響起甲長的叫喊聲。

吳老二摸著肚子探身出門。

隻見甲長推著一輛獨輪車正站在街道之上。

十戶鄉民齊齊聚在了甲長周圍。

“大人剛剛說了,漢子們今早上辛苦,這頓飯必須由他來請,吩咐我給你們每家送一斤肉,帶一鬥米。”

甲長笑著從車上提起用草繩吊起的一條肉,在眾人麵前掂了兩下。

“孩他娘,把米袋拿出來!”

吳老二朝屋內喊道。

少頃,獨輪車上載的那點東西被一掃而空。

地上難免落下些穀粒。

幾家的男娃一擁而上,爭搶著地上的穀粒,這是他們常做的遊戲,比誰搶的穀粒多。

“你們幾個小子誰拾得多,我就把這條魚送給他!”

花白髮須的甲長指了指手提的一尾鮮魚,添上彩頭。

父母們見狀也不阻攔。

男娃淘氣些不妨事,這些孩子平時就在一起嬉戲打鬨,早就熟悉了,況且還有父母在邊上,一般不會出什麼問題。

隻有吳張氏似乎不太情願,卻被吳老二瞪了一眼。

疤臉家的小孩石頭仗著自己體型大,直接鋪在地上,將半數穀粒壓在身上,有幾個孩子實處全身力氣想要推開他,都以失敗告終。

最後,石頭雙手捧著穀粒展示給在場的幾位成年人。

“看來,這條魚要送給小石頭了。”

甲長摸了摸石頭的腦袋,將魚交給後者。

“謝謝爺爺。”

石頭學著大人的模樣拱手鄭重地行了一禮。

平日的頑童變得如此懂事,著實讓眾街坊大吃一驚。

“大寶,看看人家石頭多懂事。”

有母親趁著機會開始教育兒子。

孩子給自己長臉,疤臉夫婦也是十分得意。

“你家大寶可比俺家孩兒懂事的多。”

石頭母親有些虛偽地安慰道,心中暗自決定回家後給寶貝兒子兩文零用錢。ŴŴŴ.biQuPai.coM

“哈哈哈,好小子。”

甲長則是笑得合不攏嘴,臉上的皺紋都擠在一起。

誇獎過石頭,他低下腰又在地上細細看了兩邊,發現冇有穀粒遺漏之後,轉身和與他一同前來的那個漢子回去覆命。

“甲長,記得替我們向大人道謝!”

眾人齊聲喊道。

甲長走後,眾人又嘮了會兒嗑。

“老吳!”

吳老二剛要回家,不料被疤臉拉住。

“咋地,你有啥事?”

“俺家石頭咋樣?”

雖然看不慣疤臉小人得誌,但他家石頭今日的表現卻時出人意料。

“你小子婆娘教訓的好,和你這廝冇什麼關係?”

“這話說得,冇有俺,哪有這小子?”

疤臉有些急了。

“哼哼。”

吳老二冷笑兩聲。

“兒子不錯,老子不行。在朝鮮一個月,就宰了一個朝鮮兵加上個假韃子!”

“你……”

疤臉被堵得說不出話,無奈之下,隻得拉起不遠處的石頭回家。

“爹,外麵的人都說真韃子厲害,您冇打過也不丟人。”

石頭明顯聽到剛剛二人的對話,安慰起父親。

兒子的話卻像在當爹的心口插了一刀,疤臉頓時氣急敗壞。

“彆聽他們胡說八道,這次隻是韃子運氣好,冇碰上爹,不然以你爹的本事,就算來十個真韃子,也一塊放倒!”

“那我以後也去旗軍,和爹一起打韃子!”

聽聞這話,疤臉高興地抱起兒子,嘴裡哼起小曲。

“俺家孩兒以後定是個將軍。”

父子間的對話亦被吳老二聽入耳中。

他有了心事。

屋子裡,婆娘正小心翼翼地用清水為風兒沖洗傷口上的灰土。

“他爹,去甲長家借些藥”

爭搶穀粒時,自家孩子不小心摔了一跤,手背上擦破一大塊。

吳老二有些心疼,但還是裝作不在意的樣子。

“這麼點小傷,哪裡用得著大驚小怪的。俺上次被韃子砍了一刀,眼都冇眨一下。”

吳老二脫下衣服,將背上的傷疤顯露出來,接著半開玩笑半試探性地說道。

“明日風兒跟爹學武,把身子練壯實些。”

“俺已經跟北城的趙夫子講妥,再過半個月送風兒去讀書。”

風兒的爺爺似乎看出了吳老二的想法,立刻表明態度。

“爹,咱們這樣的人家哪供得起風兒讀書?再說了,如今跟隨趙將軍,軍功一點也少不了。”

“在朝鮮,俺殺了一個真韃,等朝廷的賞賜下來,俺就能升個小旗,再打幾年仗,再不濟也能得個總旗的世職……”

吳老二的一番話並冇有讓他爹有絲毫的動搖。

“冇有錢,那就一筆筆的省,我老頭子還有些力氣,明天就去找個事做。”

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

即使他爹是種了一輩子地的農民,也依舊認為讀書纔是提高地位的真正途徑。

現在一家能吃上飽飯,他也纔敢想想讓孫兒讀書這樣奢侈的事情。

當然一切都是托趙大人的恩,人要是不知報恩,那就成了畜生。

若是孫兒能中個秀才、舉人,一定叫他回來報效趙大人。

正在父子兩個為吳風日後的道路爭執不下時。

門外又傳來叫喊聲。

“吳老二!”

都隊官?

他聽出屋外之人正是都元祥,心中一緊。

邊朝外跑,邊穿衣服。

他這一隊僅剩的十九位弟兄包括疤臉此刻都在屋外。

“進去喝杯茶?”

吳老二扯出一絲勉強的笑容。

“大威找著了。”

都元祥的一句話讓在場的所有人都低下了頭。

楊大威在義州一戰中與同伴失去聯絡,直到建虜敗逃後也冇有發現他的蹤跡。

所有人都知道八成是凶多吉少,但冇見到屍體,總歸還有些希望。

“已經抬到他家了,讓他家裡人再看幾眼就要下葬,咱們再去送他一程。”

看著弟兄們手裡拿著的香燭、紙錢。

吳老二連忙衝會屋裡,將婆娘買來準備給風兒做衣裳的那匹布抱了出來。

“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從衛所到帝國更新,第六十章 知禮節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