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8071ba41cb76117b29fef181a515b5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大人,還挺熱鬨。”

趙先指著人頭攢動的渡口發出感慨。

太陽還未升起,鎮江已經是一派熱火朝天的景象。

原本在義州抄家所德古玩字畫、瓷器綢緞被趙安賣了個精光。

呂建自平安道為趙安籌措到近兩萬石糧食,如今儘數堆放在鴨綠江對岸。

安奠軍民推著大車、小車擠滿了渡口。

“船來了!船來了!”

有人興奮地喊道。

“吳老二,你們幾個跟我上船。”

戶房管事李滔帶著幾個男人上了船。

一袋袋糧食卸下。

幾人的兩輛獨輪車很快裝滿。

吳老二用麻繩結結實實地綁上兩圈,拍拍手。

“咱們走。”

說話間,係在兩端把手上的一根麻繩已經被他擔在肩上。

兩人上前替他扶著車,下船的第一車糧就這麼運向了安奠。

“這兩個月一直會有糧食送來,你尋個日子領人去新集再建一座糧倉。”

朝鮮參在關內很吃得開,趙安特地書信一封托在登州擔任參將的喬一琦替自己處理掉這批人蔘。

“諾。”

……

“歇會兒、歇會兒。”

推著獨輪車走了約莫六、七裡路,吳老二忽然感覺右腰傳來陣陣痠痛。

“二哥,要不我來。”

“不礙事,歇會就成。”

平日裡時常自稱比牛還壯的吳老二哪裡肯就這樣丟了麵子。

“哎……”

吳老二扶著腰緩緩坐在田壟上,任由溫暖的陽光灑在背上。

看著田裡茁壯成長的青苗,他忍不住伸手細細撫摸。

“這塊田裡的苗都是東城孔老漢親手插的,連他兒子都不許碰,他瞧見一準又要罵你用這糙手弄傷他家青苗。”

有同伴好意提醒道。

不太美好的回憶浮現,吳老二連忙縮回手。

這孔老漢頗為古怪,平日裡並不怎麼和街坊鄰居說話。

一有空閒就獨自一個人躺在田壟上,人們時常見他對著田裡的苗苗傻樂。鄰居見他年紀大,主動提出幫他分擔些農活都被他擋了回去,就連自個兒子想要幫忙他也不許。

不過這老頭種出來的米卻是令人讚歎不已。他田裡出的米,蒸熟以後,香味濃鬱,口感極好。

有人開玩笑說地裡種的纔是孔老漢的親兒子。

但包括吳老二在內的所有人對這怪老頭兒心懷敬意。

原因無他,老漢知恩圖報!

三年前,身形枯瘦的老頭帶著同樣骨瘦嶙峋的小兒子倒在安奠堡前。

恰巧自家將軍在城上巡視,自家將軍當時已經是百戶老爺,卻不顧二人身上的臟臭,親自給兩人各自餵了碗米湯。ŴŴŴ.BiQuPai.Com

而老漢得了幾塊田之後,每年除了稅糧,還雷打不動的從田裡挑出顆粒最為飽滿的五鬥米送給自家將軍。

每年秋收以後,他總會樂嗬嗬地扛上兩袋米,站在衙門外等侯將軍。

這也是即便吳老二自己捱罵,也還賠著笑臉的緣故。

“來了!來了!”

同伴看向遠處,口中發出驚呼。

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三人眼中。

怪老頭正拿著那根破木棍殺氣騰騰朝幾人跑來。

及至吳老二跟前,老頭舉起木棍,氣呼呼地問道:

“你又碰我苗了吧?”

“就是借俺十個膽,俺也不敢碰您老人家的東西。”

吳老二立馬扶腰站起,表情變得嚴肅。

“當真?”

“當真!”

老頭蹲下身,仔細地瞧了瞧地裡的青苗。

眼見冇有異常,纔將雙手負到身後,督了眼獨輪車。

“車上裝的都是糧食?”

“對,全都是糧食,後麵還有好多。”

吳老二指著官道上源源不斷的“車流”。

“好啊,好啊。”

老頭嘴裡說好,轉身又坐到地上,拄著木棍,望著田地裡出神。

好不容易矇混過關,吳老二送了口氣,一屁股癱坐在地上。

馬拉的大車、人推的獨輪車不斷從三人身前經過。

三人的笑容越發燦爛。

吳老二像是想到了什麼,神情變得低落。

“也不知今年會餓死多少人。”

“吳哥你這便是胡說了,咱們安奠哪年餓死過人?”

“你小子真是榆木腦袋,二哥說的自然不是咱們家裡,今年戰亂不斷,其他衛的人這日子怕是難過。。”

年紀稍長的一人說道。

吳老二歎了口氣。

“莫說其他衛,單說這定遼右衛,就談這寬奠城,俺過去的鄰居,一家子就在去年都給餓死了。”

二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向年輕人揭露起殘酷的事實。

“等趙大人當了總兵,就不會有人餓死了吧?”

十五歲的他將事情看得很簡單。

兩個漢子隻是笑了笑,冇有接話。

“吳老二,回來才幾天,就跟婆娘睡得腿都軟了?這才幾裡路?”

一道略帶挑釁意味的聲音響起。

好在周圍都是粗漢,大家隻發出些善意的嘲笑聲。

原來是鄰居疤臉,這小子不但住在隔壁,還與吳老二在同一隊裡當兵,兩人更都是爭強好勝的性子。

吳老二整張臉刹那間紅透了。

在外打了一個月仗,回家見到婆娘難免有些控製不住。

也就連著四天。

大家都是男人,對這點破事當然門清。

隻是疤臉這話確實讓他在眾人麵前丟了體麵。

“去你的,俺隻是坐下來同孔老叔敘敘舊,你胡扯些什麼,要不咱們比試比試,看看誰先到家!”

“來!比就比!”

二人隨後各自推著獨輪車,開始比試。

“老吳,你這身子不行啊。”

操勞過度的吳老二終歸不是疤臉的對手,這一場較量提前結束。

二人雙手捧起清澈的溪水,喝了個飽,歇息了小半個時辰,才繼續上路。

吳老二便這樣在疤臉的嘲笑聲中回到了安奠。

一行人推著獨輪車來到了戶房大倉。

戶房官吏在門口一一登記斤重,忙得焦頭爛額。

由於二人之前耗費了太多時間,隻能老老實實排在彆人身後。

等到終於輪到他們時。

“這一倉滿了,去下一倉。”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從衛所到帝國更新,第五十九章 倉廩實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