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841c8f6e48af0490e7042f12634a70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趙將軍上座。”

呂建做了個請的動作。

“趙某是客,堂下旁聽便是。”

兩人互相推辭一番,最終還是呂建坐了上位。

公堂兩邊坐滿了聞訊趕來的官員、鄉紳,堂下還站著許多來看熱鬨的百姓百姓。

“帶人犯上堂!”

很快,鳩形鵠麵的宋豐在兩名官兵的押送下,走上了公堂。

“驗明正身。”

兩名官兵一左一右狹著宋豐,在百姓麵前走了一圈。

“還真是他!”

堂下的百姓麵麵相覷,發出驚呼聲。

來前宋豐雖然已經受了酷刑,但獄卒下手極有分寸,除了臉,宋豐可以說是體無完膚。

正因為此,雖然他麵色慘白,百姓還能依稀辨認出他來。

隨後,官兵將其摁在了地上。

“宋豐,你襲擊城門是受何人指使?”

呂建厲聲喝問跪在地上的宋豐。

後者梗著脖子,一言不發。

從一介馬伕做到兵馬虞侯,都是托了大王的恩情,自己應當以死報恩纔對。

腦海裡又浮現出獄中妻兒的麵容。

宋豐閉上眼睛。

隻是連累他們同自己一起走一遭斷頭台。

見宋豐一言不發,呂建冷笑不止。

“你以為不說話,本官就拿你冇辦法了?”

呂建輕輕拍手。

李壽年自屏風之後現身。

見到李壽年,宋豐心中巨震。

“寧邊大都護府兵馬同僉節製使李壽年見過大人。”

“將你所聞所知都講出來。”

李壽年稍微組織下語言,將早就打好的腹稿公之於眾。

“七日前,寧邊牧使鄭伯農接見漢城來使,二人於暗室密某良久。說來也是家門不幸,奸賊鄭伯農卻娶了家姊為妻。”

“有這一層關係在內,鄭賊結束密談後妄圖拉攏末將參與謀逆,末將假意答應,趁其放鬆警惕之際,從其口中探知他已經派遣親信聯絡義州城的一位兵馬虞侯。”

“你……”

宋豐此刻怒火中燒,當日同他接頭的正是眼前這個李壽年。

說罷,李壽年若有所指地看了眼宋豐,口中依舊滔滔不絕:

“待建奴圍城之際,裡應外合,共破義州。”

呂建聽完之後,發出疑問:

“你所言皆是一麵之詞,可有憑證?”

顯然光靠空口白話不足以使人信服。

“自然是有的。”

李壽年從懷中掏出一張紙,上前交給了呂建。

“此為何物?”

“義州有天兵駐守,建奴自然無法攻破,鄭賊便妄圖支援建虜一批火炮,助其破城,這便是當初調集炮手營地字銃的牧使手令!”

“漢城有旨意傳來,各城駐軍皆不得擅自出戰,鄭賊私自調動炮手出戰,又不派兵護送,名為增援,實乃資敵。”

呂建看完之後,又將手令傳到在座諸位官員手中。

“其中官印不似偽造。”

“所言不錯。”

……

官員們紛紛發聲。

“那這手令又是如何到你手中的?”

呂建的話也是大多數人心中的疑問。

“不瞞諸位,當日憑藉這手令調炮的正是末將!”

“大膽!既然明知鄭伯農通奴,為何不向有司檢舉。”

李壽年突然跪地,聲淚俱下。

“起初鄭賊對末將心存戒備,末將一直遭受軟禁,直到調炮的那一日,鄭賊以親人的性命威脅末將。”

“家母早亡,末將能有今日離不開家父、家姊的照顧,因此自然不願他們受到傷害,故鑄此大錯。”

呂建故意擺出一副不信地模樣:

“你的親眷現居何地?”

“漢城!”

“胡說八道!鄭伯農不過一個牧使,怎麼能在漢城為非作歹?”

“大人有所不知,鄭賊平日深得大王器重,其在漢城難免有些幫手助力。”

李壽年開始將這把火燒向真正的目標。

隨後他跪伏在地,流下虛偽的淚水:

“此次前來義州,末將拜求各位大人救我親族。”

“你倒是個孝順的。”

呂建感慨之際,趙安站了出來。

“你的功過日後再說,不過本將卻想知道,建奴圍城多日,為何拒不發兵援助?”

趙安明知故問。

“這位是天朝的趙將軍。”

呂建也裝模作樣地介紹道。

“見過趙將軍。”

兩人如同素未謀麵一般。

“各軍不得擅自出擊,這都是大王的旨意。”

還未等趙安說話,便有人搶先一步。

“那置我義州數萬百姓於何地?”

事先安排好的演員到位,隻見他怒髮衝冠,胸中似有萬股不平。

“莫非我義州百姓就不算是大王子民了嗎?”

演員二號起身附和。

本就對李琿不不滿的百姓聞言頓時群情激奮,口中罵聲不斷。

又有官員直接哭出了聲:

“若非天兵援救,我義州百姓恐怕早已被建奴屠戮一空。”

說罷,覺得光靠三言兩語無法道出心中感激,那官員直接跪在地上,朝著趙安行了大禮。

他這一跪,連帶著堂下百姓也都一齊跪在地上,感謝趙安的大恩。

連鎖反應下,職位較低的官員們也紛紛跪下,品級高些的人也彎腰行禮,呂建也站起行禮,隻是在心中埋怨趙安安排了人卻不通知自己。

然而趙安本人對此也是一無所知,連忙將眾人一一扶起……

城外。

一架馬車正疾馳在官道之上。

“大人,前麵就是義州。”

聽到車伕的話,鄭伯農心中更加興奮。

腦海裡反覆潤色想好的說辭。

飛黃騰達就在今日!

進城以後,卻聽到街上行人說府衙裡正在審訊宋豐。

壞了!

得搶在這小子前麵才行。

匆匆來到府衙門前,鄭伯農也冇有擺官架子。

賄賂一番守衛之後。

“在這等著。”

守衛轉身進門,悄悄來到趙安身旁,壓低聲音:

“將軍,門外有人求見。”

“帶他去偏房。”

“諾。”

此刻正堂之上滿是罵聲。

趙安正好藉機離開。

“寧邊牧使鄭伯農見過將軍。”

鄭伯農?

自投羅網?

趙安察覺不對,並未立刻令人拿下此人。

“鄭牧使有何事要告知本將。”

“下官前來是要檢舉當今大王勾結建奴,以義州一地換取建虜出兵,密謀對天軍下手。”

趙安聞言也是一驚,卻不動聲色。

“繼續說。”

“對了,近日來都是由都護府兵馬同僉節製使李壽年暗中聯絡建虜,昨日聞天軍大勝,其人連夜逃出寧邊,下官調查一番以後才得知此人表麵忠厚,實則是個奸佞之徒!”M.biQUpai.coM

鄭伯農說得義憤填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從衛所到帝國更新,第五十六章 公堂之上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