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58406edba39945356fc1e3bbbea2e6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黑臉橫持刀柄,險險擋住這一刀。

一擊不成,韓圓以右肩向敵,向前微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以刀攻向劄克丹右腿。

後者即便疾步後退,也冇能躲過這一刀,小腿處鮮血流出。

無視腿上的疼痛,劄克丹舔舔嘴唇,正視起眼前這個尼堪。新筆趣閣

孱弱的漢人中居然也有這般勇士。

劄克丹興趣越甚。

韓圓被他盯著發毛,改以左肩向敵,高揚苗刀,左手卻暗自從腰間掏出一柄小刀。

忽然左手猛將飛刀擲出,一點寒芒直衝劄克丹麵門。

偷襲!

適才還誇讚他是勇士,轉眼間就使下作手段,這令後者氣急敗壞。

再怎麼惱怒,也得先保住小命,劄克丹飛快地出手,想要撥開那柄飛刀。

怎奈韓圓又突然暴起發難,一刀向劄克丹小腹處斬去。

倉促間,劄克丹再添一傷。

腹上傳來的劇烈疼痛不由得他繼續淡定。

儘管死死捂住傷口,但血還是止不住的外流。

“尼堪卑鄙!”

劄克丹用生疏的漢語喊道。

韓圓對此嗤之以鼻,戰場上比的就是殺人技,又不是比武。

況且殺韃子的手段,怎麼能用卑鄙來形容?

韓圓手上不依不饒,接連揮刀進攻。

狂風驟雨般的攻勢之下,劄克丹帶著滿腔的怨氣倒在了戰場上。

隨後,韓圓來不及休息,便又同其他韃子交上手。

埋頭刀!

入洞刀!

單撩刀!

抝步刀!

……

一招一式早就爛熟於心,即便在戰場之上也是信手拈來。

然而即便是自小習武的韓圓也漸漸變得體力不支,打到後麵,父親傳授刀法也被拋之腦後,完全是依靠本能,機械式地出刀。

雙方人馬在營門前僵持不下,明軍的進攻勢頭明顯一滯。

“老三!”

眼見同自己一起光著屁股長大的弟兄倒下。

有明軍士卒發出了怒吼。

陣亡將士或是與自己朝夕相處地親人、朋友,或是鄉鄰。

仇恨下驅使下的明軍士卒廝殺時更是奮力。

刀光劍影,血肉橫飛。

有十幾名軍士以堅牌、闊盾組成一麵盾牆緩緩前移。

箭矢無用,一隊韃子揮舞著短斧、戰刀衝來。

相距三十步。

盾牆落地,八支三眼銃接連開火。

如此距離,韃子身上的甲冑形同虛設,有人連中數彈,不甘地倒下。

“避!”

持盾士卒齊聲呐喊。

周遭軍士納悶地同時還是選擇信任戰友。

盾牌移位。

一門蓄勢待發的小佛朗機炮顯露出來。

三個子銃接連發射,前方數丈寬的木牆被轟開。

鉛子所到之處,人馬皆被洞穿。

同樣的佛郎機共有四門,針對建虜營牆,自是四處開花,連點成線。

一道二十多丈寬的豁口出現。

原本牆後的韃子弓手也傷亡慘重。

但不斷有韃子從缺口中湧出,三眼銃再次開火,最後一排銃放完之後,取下背上的藤牌便衝上前去。

一直抱病居家、銷聲匿跡多日的呂建突然出現在城頭上,一襲白袍,羽扇綸巾,指點著城下的戰事。

“營門前一將,尤其驍勇!”

“天兵雖勇,但建奴營前空地狹小,大軍難以展開。”

呂建一麪點評戰場局勢,一麵還不忘觀察眾人表情。

見無人迴應,呂建又連忙補充道:

“奈何老朽年歲已高,不然定當提三尺長劍,為天兵助陣。”

本就心急如焚的趙先趁機請命:

“還請呂大人速速發兵,同我家大人兩麵夾擊,韃子必敗無疑!”

“這……”

呂建有些意動,原本自己假稱養病,龜縮在家已經在城內引起些許風言風語。

眼見趙安打了回來,局勢有所好轉,自己得想辦法勻些功勞才行。

見呂建還在猶豫,趙先連忙抱拳,剛要開口,被前者攔下。

“這是老朽應當做的,我這就去再招募些壯士來。”

呂建走後,看著城頭上獵獵作響的旗幟,趙先神色變得凝重。

“起風了?”

林中枝葉碰撞的沙沙聲傳入耳中。

趙安抬頭,天空已經不複之前的清澈,黑雲聚攏。

“第二隊壓上去!”

“諾!”

家丁揮動令旗。

台下又是數十麵旗幟立起。

在第二隊近千人的支援下,原本同建虜搏殺的明軍士卒壓力大減。

阿敏自然也注意到了天氣的變化,原本因明軍火器犀利深感焦慮的他頓感一陣輕鬆。

見明軍支援趕到,他也並不慌張。

隻要下雨,明軍的槍炮就真成了燒火棍。

沉寂多時的三眼銃、虎蹲炮、佛郎機在炮手的操作下玩命地射擊。

硝煙瀰漫。

數千人馬戰作一團。

箭矢破空,落向密集的人群,偶有軍士不幸慘死在自家人的手上。

十二門虎蹲炮再次前移,尋得一點,猛攻建虜身後,阻隔其援兵,韃子雖然凶悍,但也不是不怕死。

很快那部分明軍麵對的建虜兵力變得薄弱。

“哈哈,頭功是老子的。”

一名滿臉絡腮鬍子的明軍總旗興奮地出聲。

“主子,右麵的尼堪攻進來了,請您避其鋒芒。”

阿敏冇有托大,現在不是他出風頭的時候,在數十名韃兵的保護下,麻利地退後百步。

兩軍對壘,勝負未分,主將不容有失。

雙方奮戰之際,義州城門忽然被打開。

幾百名身穿朝鮮衣甲的士卒衝向了建奴。

阿敏大喜。

等得就是現在。

營中所剩不多的馬匹被阿敏集結起來,趁著城門大開的功夫。

三百餘騎乘勢掩殺。

兩軍接戰,朝鮮人一觸即潰。

韃子們如同砍瓜切菜一般擊敗了眼前的朝鮮軍。

“快逃啊!”

有人一把扔下自己頭盔,便朝城內跑去。

區區朝鮮蠻子,也敢擋我大金鐵騎?

阿敏萬分得意。

隨後大隊韃兵頂著頭上的槍林箭雨衝向城內。

有人滿懷喜悅地進了城,憧憬著美好的搶劫時光,自然也有人心中不滿。

與明軍死戰的韃兵們見此情形,心中不平。

大家都是奔著發財來得朝鮮,憑什麼你們享福,我們賣命?

憤慨之下,有人開始悄摸摸地後退,軍心開始渙散。

再看城內的韃子,進城以後,兵分兩路,一路攻城牆,一路想城池中央挺進。

殺得真痛快。

色堪騎在馬上,他很享受這種殺人的快感,隻要手腕隨意一動,便是一人倒下,比他當年割草還要輕鬆。

但他麵上的陶醉很快消失。

因為麵前出現了由拒馬以及各類雜物組成的障礙。

其後,四門朝鮮地字銃被擺放在那裡,一杆明旗隨風招展。

周圍的房頂上無數弓手現身,色堪似乎能夠看到箭頭反射的寒光。

中計!

鋪天蓋地的箭矢飛來。

成了色堪眼中的這個世界上的最後一道風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從衛所到帝國更新,第五十二章 朝鮮(十四)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