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541880d7797e915802f3b819d94820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尼堪好快的動作!”

阿敏見自己儼然有被包夾之勢,也有些坐不住。

衡量再三,阿敏決定集結優勢兵力先攻義州,分出部分兵馬依托拒馬、壕溝同背後的明軍接戰。

一時間,大批朝鮮民夫被韃兵驅趕著勞作。

決戰來臨。

趁著夜色,圍攻義州五門的八旗軍開始悄悄往南聚集,原本的營地中隻留下數名老卒,藉此迷惑城上守軍。

很快南城門外聚集建虜的兵力達到了近三千人。

兩方人馬相隔不過三裡,卻各自釘在了原地。

建虜的目光聚焦在義州城上,自然不會主動攻擊,而明軍一方則是為等待後麵的大隊步兵。

雙方都冇有冒然行動,場麵一時間陷入僵持。

兩個時辰之後,清掃完棒子溝的明軍大隊終於抵達。

趙安從之前的俘虜口中得知,入朝建虜主力在三千人上下。

當然對於韃子的話,趙安並冇有完全相信。

此時的他,正在進行最後的動員。

有賞必有罰,宣佈了賞銀標準之後,趙安再次強調了軍規。

隨後,開始挑選明日進攻的前鋒。

軍中雖然有四千人,但成分卻顯得駁雜:安奠所旗軍、鎮江營兵、義州朝鮮兵、還有鄰近的鄉勇。

而那一千多鄉勇中固然有悍勇者,但整體而言也隻能打打順風仗。

於是以選鋒旗軍一百五十員,營兵九十員,朝鮮軍六十名為前驅。

入選者皆是虎背熊腰,膀大腰圓之輩,戰時披雙甲,一手持盾,一手持戰刀、骨朵。

其後便是大批弓手、輕步兵。

最後是軍中的十二門虎蹲炮,作為火力支援。

而軍中的兩百餘名鳥銃手因為射程的原因,很難發揮作用,趙安索性將他們編為督戰隊壓陣。

計劃中,聯軍被分為三個批次,第一批集結了全軍的精銳,是絕對的主力,後兩批人馬輔助的成分更多些。

月光下,有人抓緊這來之不易的時間補充精力,也有人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低沉而又連綿的號角聲響起。

雙方人馬從睡夢中驚醒。

數百後金弓手連同阿敏迅速來到低矮的營牆邊注視前方。

縱然馳騁疆場多年,但這遠處傳來的雄壯號角聲依然使他心頭一震。

甲片碰撞聲、淩亂的步伐聲等雜聲入耳,阿敏頓感壓力,急忙吩咐手下幾句。

原本準備攻城的韃兵也開始向後靠攏。

明軍一方則有條不紊地進行著準備工作。

五米高台連夜起,上置戰鼓一麵,台下兩邊又各有兩麵鼓。

三百選鋒整齊地列隊在台前,趙安依次為他們整理衣甲。

軍中僅剩的半壇酒也兌了水,湊成三壇,此時正擺放在眾人麵前。

趙安忽然拔劍,左手緊握劍鋒,擰著眉頭在手中劃出一道口子。

鮮血順著劍身低落在地上。

趙安兩步上前,將血滴在酒中,右手將見重重地插到土裡。

“飲下這酒,我與諸位皆為袍澤兄弟,日後衣同穿、錢共使!”

說罷,三名軍士各抬起一罈酒行至眾人身前。

酒味縱然稀薄,三百人每人半碗後,酒罈也見了底。

“還請諸位為我死戰!”

趙安抱拳,鄭重地作了一揖。

一人率先單膝跪地,餘者紛紛效仿。

“我等必將效死。”

話音雖不齊,亦可彰顯眾人決心。

鼓聲響起,周邊百麵旗幟猛然豎起。

選鋒將士拾起地上的刀槍劍戟,轉身朝著後金軍方向走去。

等待命令的空隙,韓圓還在同伴麵前挽了個刀花。

不是炫技,實乃心中緊張。

回頭望瞭望,恰巧看到手持鳥銃的韓方。

若是我作了逃兵,大哥會不會給我來這麼一下?

正在他胡思亂想之際,趙安已經登上了高台,親自敲響了那麵最大的戰鼓。

連著三聲炮響。

“建功立業在須臾!”

韓圓將盾牌舉在胸前,尋著聲音望去,隻見那道身影佇立在高台之上,背後的披風同軍旗一同飄揚。

腦袋掉下來,碗大疤拉!

安奠人怎麼能給將軍丟臉?

距離敵營已經不到半裡。

“殺!!!”

口中爆發出更為激烈的呐喊聲,步伐也逐漸加快,如同一支離弦的箭,射向敵營。

還有半裡,韃子的箭還夠不到我。

也有人在心中如此安慰自己。

先是三三兩兩的箭矢飛來,冇有取得什麼戰果。

緊接著,密集的箭矢落下。

韓方手臂連震不止,也不知盾牌上釘了幾支箭。

周遭不斷有慘叫聲傳來,有軍士慌了神,下意識地朝著四周望去。

原本身旁的同伴已經不知哪裡去了,好在依舊是熟麵孔。

還是有些不放心。

再瞥一眼。

旌旗依舊!鼓聲依舊!

距離敵營三百步的虎蹲炮架設完畢,炮手熟練的裝填好彈藥。新筆趣閣

令旗一揮。

雷聲驟起。

數百枚鉛子、石彈沖天而起。

實際殺傷力雖然不大,卻在建虜弓手隊伍中引起一陣騷亂。

明軍弓手也都拉弓取箭。

小梢弓即便破甲能力不如滿弓,可建虜巴牙喇能有多少?

對於一般的韃兵而言,自明軍手中射出的箭同樣致命。

咻!咻!咻!

雙方的箭矢呼嘯著飛入對方陣中。

慘叫聲此起彼伏。

“疼死老子了。”

有明軍士卒發出嘶吼。

“我被射中了!”

這句話是用滿語說的。

也不知他們是否應該慶幸自己還能發出聲來。

“殺啊!”

韓圓此時已經上頭,與一幫安奠出身的明軍官兵衝鋒再前,隱隱與身後的明軍大部隊拉開了十幾米距離。

在阿敏的命令下,一隊韃兵主動接敵,為首一名牛錄額真見韓圓衝在最前,認定他是明軍將領。

“這個尼堪的人頭是我劄克丹的!”

招呼手下兩聲,雙手揮舞著大刀,領人衝了出去。

雙方人馬戰至一處,韓圓隻見得一黑臉韃子直勾勾地盯著自己,臉上還洋溢著惡笑。

前者大怒,立馬舉刀迎去。

鐺!

兵刃交接。

巨大的力道直接震得韓圓右臂發麻。

好大的力氣!

韓圓索性直接扔下盾牌,以雙手握住苗刀。

見黑臉持刀從右側插來,他連忙向右微側身。

進左腳,偷右步。

橫著一刀劈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從衛所到帝國更新,第五十一章 朝鮮(十三)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