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b43948de59842c1dc1bb17c71618a6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

趙安意識到自己在這平安道地界上已經鬨得差不多了,隨即下定決心。

“再乾一票就撤!”

次日,趙安的兵馬圍了平壤東門。

最後一票自然要乾得大些。

先是兩名軍士上前挑釁一番,趙安本人也耐不住手癢,打馬上前,開了個滿弓。

盯著城樓上的大旗。

趙安放了一箭。

箭卻不偏不倚的釘在旗子後的城門樓上。

射偏了。

有關係麼?

“將軍神射!”

身後傳來將士們的歡呼,趙安撥轉馬頭,一臉坦然地接受眾人的讚美之詞,緩緩進入陣中。

給城樓上的朝鮮守軍留下了一個瀟灑的背影。

一名士兵將牆上的箭矢取下,解下上麵綁著的信件,交給了將軍。

老熟人金景瑞張開信紙,冇讀兩行,便開始咬牙切齒:

“此人不但無信,還很無恥。”

副將接過信紙。

“將軍,這信上索要的糧草、兵甲,我們給不給?”

金景瑞略微沉默片刻,卻也無可奈何:

“照信上的給他。”

金景瑞撂下一句話,便氣沖沖地離開了城樓。

兩個時辰後,趙安等人帶著新到的五輛大車踏上了返程。

送來的甲冑雖然種類雜,質量差。

但好歹令趙安手下的三千多人幾乎是人人披上了甲。

——————————————————

“兩撥信使都冇有訊息?”

趙先察覺事情隱約有些不對。

“會不會是有事耽擱了?”

一名軍官說道。

“頭一名信使是六天前走的,早該回來,第二個走了四天,也該有些訊息。”

“將軍,我這就去再派兩個弟兄。”

“不必,義州暫時無事,不必打擾大人的安排。”

趙先擺了擺手。

“今夜,你隨我巡城。”

“諾。”

當晚,趙先領著一隊家丁一直在城牆上來回晃悠。

見整夜無事,趙先鬆了口氣,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了床上。

正在他呼呼大睡之時,城內卻鑼鼓聲大起。

“怎麼回事?”

趙先立刻被驚醒,他迅速的穿戴好甲冑,走出屋門。

此時營內的軍士也在四處張望,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忽然間有一人從營外奔來,大聲喊到:

“建虜圍城!建虜圍城!”

趙先立刻跑去拉住那人。

“怎麼回事?”

那軍士不知跑了多久,此時已經累的氣喘籲籲:

“建虜……建虜已經圍了西門,正朝著北……北城、南城而去!”

“趁著建虜還未合圍,立刻派人出城通知大人!”

趙先的聲音顯得有些焦慮。

一名家丁領命而去。

兩騎迅速出了軍中,自東門離去。

趙先則帶著明軍士卒,急忙往西門趕去。

西城上,一名名朝鮮弓手正拿著弓,緊張地看向城外。

趙先也扒在城牆上,盯著城下殺氣騰騰的建虜軍陣。

“快!快!快!”

又有幾隊朝鮮士卒在軍官的逼迫下來上了城牆。

他們大多是剛募集的新兵,握著長矛的手還在微微顫抖。

宋虞侯也帶著幾名軍官來到了趙先身邊。

“趙將軍,形勢如何?”

趙先指著建虜軍陣,神色有些凝重,分析道:

“建虜來勢洶洶,我等想必要苦戰一番。”

宋虞侯望了眼城外,看到建虜陣前那隊披著重甲的韃兵時,腳下便有些發軟。

“我們守得住嗎?”

“建虜既然敢分兵圍城,人數絕不少,城內現有兵力定然守不住,還請虞侯去請呂大人出麵,於城內征招壯士上城助陣。”

“好!”

宋虞侯麻利地帶人下了城。

片刻之後他又哭喪著臉回來。

“呂建家裡仆役說他得了重病,正在床上昏睡不起。”

宋虞侯一口牙咬得咯咯作響。

“昨晚我還見他同一幫人飲酒作樂。”

原本還打算藉著呂建的威望征兵的趙先也放棄了這個想法。

“為今之際,隻能強征壯丁。”

在聽到翻譯的話後,宋虞侯有些猶豫:

“如今這般形勢,再激起民變怕是不妥。”

“你隻需同百姓講,韃子進城老少不留,若是不信隻需問問幾天前城外逃來的難民。”

趙先揮著戰刀對著宋虞侯吼道。

後者雖然聽不懂趙安的話,卻也能從他的神情、動作上察覺到趙先的怒氣以及情況的危急。

宋虞侯走後,趙先又大聲念出了四個名字:

“李俊彪、嶽思平、都元祥、潘思盛!”

四名隊官聽見連忙跑到趙先身前聽候差遣。

“你等各持一麵軍旗,領本部軍兵分守其他四門,將城門給我看好了,一支蒼蠅也彆放進來,一隻老鼠也彆放出去。注意嚴防城內細作!”

“諾!”

李、嶽、都、潘四隊官領命,帶著人馬,急忙出發。

西門則由趙先親自鎮守。

由於宋虞侯四處拉壯丁,此時的義州城內也有些混亂,好在他叫來了之前大浦裡的難民,為百姓們講解建虜的凶殘之處,同時又許下賞錢,這才順利的拉了些人。

此時,宋虞侯又督見了拉著驢車的三名漢子,連忙令人將他們攔下。

“行商的?”

金度慌了神,遂指著驢車上剩下的一小部分貨物。

“大人您高抬貴手,小人們家中還有母親要照顧,這點東西就算是我們的心意。”

宋虞哪裡願意放過他們,抓外地人守城不用費過多口舌,甚至連賞錢都用不上。

“建奴來犯,城中男丁都應該上城助戰,你等雖然不是本地百姓,卻也應該守衛國土。”

說罷便命令士卒將新招的炮灰全部帶上城,順便又令人將這小半車貨送到自己住處“充公”。

金度三人就這樣稀裡糊塗被拉上了城。

三人人手一杆長矛,蹲在城牆下,不敢動彈。

其中一人哭訴道:

“咱們辛辛苦苦賺得家當難道都便宜了老二?”

金度也歎了口氣,老二實在是好運,憑藉他們在住處留下的那批貨物,他能舒坦的過完下半輩子。

“胡說,打完仗,你的那份還是你的,誰也搶不走!”

話音剛落,四處便有呼喊聲傳來:

“建奴攻城啦!”BIqupai.c0m

“快放箭!”

……

韃子剛動,便有不少人急不可耐地放了箭,落點卻與韃子的距離相差不少。

“開炮!”

真正的命令傳來,無數鉛子、鐵彈自城上出,灑向了正在衝鋒的的韃子兵。

數十名韃子倒了下去。

朝鮮天字銃筒所發的石塊威力巨大,令幾名韃子頓時成了塊狀。

一陣炮打完之後,趙先揮了揮手,打散了眼前的青煙。

“弓手放箭!”

見敵人已近,趙先又釋出了命令。

弓弦來回震動的聲音使金度有些緊張。

再偷偷瞄向城下時,卻見韃子扔下近百具屍體,紛紛往後撤去。

“韃子退了!”

有人驚喜地喊道。

“這麼簡單?”

一排炮,一陣箭便打跑了難民口中惡鬼般的韃子?

金度心裡也泛起了嘀咕。

然而,趙先看向城下的屍體時,卻冇有半點高興。

城下的屍體並冇有多少披甲的,因此八成隻是建虜用來試探城中防禦虛實的炮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從衛所到帝國更新,第四十五章 朝鮮(七)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