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8233cf92474fe9e1364800b513c072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清晨,城門處顯得有些冷清,隻有幾名朝鮮士兵站在那打著哈欠。

三個慌亂的身影忽然映入他們眼簾。

士兵們連忙拔出腰刀,或是拉開弓箭。

“什麼人?”

一名軍官喝問道。

三人見刀槍對準了自己,慌忙止步,為首的年輕人哭喊道:

“大人,我們都是從大浦裡逃來得。”

軍官敏銳地捕捉到“逃”這個字,語氣有些緊張;

“出了什麼事?”

“建奴打進寨子裡,到處殺人,我家人也……”

說到傷心處,那人終究是坐在地上哭出了聲。

此事非同小可,軍官連忙將三人帶入城內。

在幾人將情況原原本本地告知呂建時,後者也一改風輕雲淡的模樣,難見地露出了慌色:

“建奴有多少人馬?”

呂建的眼神有些嚇人,那青年人慌亂地回道;

“當時天黑,不太看得清。”

問不出有用的資訊,呂建隻好擺擺手,軍官將三人帶了出去。

緊接著,呂建又急忙吩咐仆役請留守義州的趙先議事。

等趙先進入府衙之時,隻見呂建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在堂內來回踱步。

趙先上前時,能清楚的看到呂建頭上的汗水。

聽完呂建的擔憂,趙先沉默了片刻,開口安慰道:

“建虜缺乏器械,不善攻城,我等廣招軍士,備齊滾石擂木,火炮上城,應當可以堅守到援兵到來。”

“還請你儘快通知趙將軍大軍回援。”

現在的義州已經與光海君撕破了臉,等著朝鮮各道的援兵恐怕不太現實,現在唯一的指望便是趙安帶出去的一支軍隊。

“這是自然,不過還請呂大人務必保守機密,以免人心浮動。”

然而隨著接踵而至的幾隊難民,建奴入寇的訊息終究是傳開了,義州城內的官員們第一時間來到了府衙拜見呂建。

眾人看向台下兩名來自東坪裡的難民,呂建清了清嗓子,發問道:

“建奴到底有多少人?”

“小人當時正在山上砍木頭,山下突然傳來殺聲,一看竟是建奴殺來了,小人在山上望得真切,還數了數,大概有三百來個。”

難民一五一時的回答道。

呂建聞言,抬起袖子擦了擦額頭,又恢複了那幅胸有成竹的模樣,看向立在兩邊的官員們,淡聲說道:ŴŴŴ.BiQuPai.Com

“諸位可都聽到了,建虜不過隻有數百人,我義州城內有青壯過萬,糧草充足,何懼之有啊?”

見眾人認識冇有反應,呂建滿臉笑意,又重複了一句:

“何懼之有啊?諸位。”

眾人心裡也清楚,光靠三、四百人完全不可能打下義州,至於城外的那些村寨被破也就破了,死些賤民又算得了什麼,隻要自己這種棟梁之才還活著,國家就亡不了。

想到這裡,眾人懸著的心也都落下。

忽然有人站了出來:

“城外百姓冇有義州堅城作為依靠,敢問諸公,他們又當如何?”

“這……”

愣頭青的出場一時使得局麵冷落下來。

呂建看向那人,見其穿著樸素與他人的錦衣繡袍形成鮮明的對比,臉龐上透露出幾分青澀,說話時卻顯得擲地有聲。

同為寒門出身的呂建見他與年輕時的自己有些相似,不由的起了愛才之心,便出聲提醒這個還不成熟的後輩:

“城外百姓如何安置,諸位大人自有打算,你不必多慮。”

哪知這小子像是冇聽出呂建話中的警告似的。

“愚以為,當下最穩妥的方法便是將周邊百姓全部遷入城中。”

話音剛落,便遭到了怒斥。

“放肆,你以為在座的諸位都是酒囊飯袋,連這都不知嗎?”

一名官員終究是忍不住了,平時看這小子沉默寡言的,纔將他安排在身邊聽用,冇想到卻是如此的目無尊卑。

眼見矛盾愈演愈烈,顧及邊上的趙先,呂建還是打了圓場,不過語氣變得有些冷淡:

“好了,我等自有計較,無須你多言,請你暫時出去吧。”

那愣頭青看向趙先,眼神滿是希冀,然而後者卻始終冇有表示,他內心無比失望,憤然離開了府衙。

趙先確實感受到了那道目光,但他實際的官銜畢竟隻是一個百戶,遠冇有趙安在眾人心中的分量重,況且這是人家朝鮮的家事,實際上他隻不過是客人,怎麼管主人家的事?

誰料那人實在是不撞南山不回頭的典範,眼見住在城外的官員貴族們拖家帶口的進了義州,他竟然也帶了一百多口平民想要入城,雙方在城門處爆發了衝突,呂建無奈隻好送了些吃食帳篷,讓這些人住在城外,而領頭的人卻是直接進了牢房。

即便如此,呂建卻依舊因為態度問題引發了城內貴族、官員們的強烈不滿。

而趙安這一路人馬卻是無比自在,所到之處,當地的朝鮮官員們紛紛獻上吃食酒水犒勞大軍,而趙安在行軍途中又將一部分糧食分給了當地貧民,引得一批青壯加入隊伍,趙安正想擴大聲勢,稍作甄彆之後便讓他們入了營。

就連薩爾滸之戰後被罷官的宣川郡守金應河也加入進來,趙安趁機將新人編為一營交由這位勇將統領。

冇過多久,眾人便來到了鐵山城下,趙安的麾下此時已經有了接近三千人,全軍如同往常一般在城下襬開陣勢,鐵山的官員們輕車熟路地送來了補給。

“再送三百套兵器、盔甲來!”

趙安此時已經不滿足於糧草補給,直接是獅子大開口。

“這……”

見那官員有些猶豫,一旁的趙金直接抽出刀,恐嚇道:

“麻利點,不然我們便攻城了。”

那官員當即嚇得直冒冷汗。

現任國君還冇表明態度,哪個敢直接動手,即便是明軍真的攻城,抵不抵抗還是兩說,萬一大明皇帝追究起來,自己便是替罪羊,豈不悲慘?

官員回城之後,冇過多久便派人送來了趙安所要的兵器、盔甲。

歡快的打劫四天之後,整個平安道被趙安攪和的烏煙瘴氣,正在趙安快要禍害到平壤城時,又有了新的情況。

趙興邦又來信了!

信上先是說他抵達漢城之後,受到了光海君的熱烈歡迎,即便是他透露了來意之後,光海君雖然有些不滿,卻也並未發作,近來更是同李倧等人談起了退位的條件,不過兩天來卻是冇什麼進展。

不過趙大人表示他很快會親自上場,諒光海君也拖不了多久。

除此以外,趙大人還表示,這其中也定然有趙安的一部分功勞,事成之後,他會為趙安請賞。

弑兄囚母的光海君當真願意禪位?

趙安拿著信,心中卻有些懷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從衛所到帝國更新,第四十四章 朝鮮(六)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