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68fe99bfcaf40234ec8263442be44a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義州大營。

趙安與義州兵馬虞侯正站在城牆上。

校場內的朝鮮兵稀稀拉拉的列了隊,而另一邊的明軍隊列雖然不能說是整整齊齊,但較之朝鮮兵,終究是勝過許多。

見趙安的目光始終放在朝鮮隊列中,虞侯的臉上有些掛不住,連忙發聲引起趙安的注意:

“將軍,營中可用軍士尚有兩千零四十七人。”

趙安聞言,心裡暗道:

你這兩千人水分可大的很。

“還請宋虞侯領一千兵馬與我同行。”

“這……”

“嗯?”

趙安揚了揚眉。

那虞侯忽然變得有些結巴:

“下……官……昨日偶感風寒,恐怕……難……難以隨軍出征。”

趙安有些無語。

你既然得了風寒,還能同我站在這城樓上吹風,也是難為你了。

“無妨,隻是宋虞侯身體抱恙無法從軍,還請派遣一將督朝鮮軍。”

“這是自然,參尉金洽勇武過人,可當此重任。”

說到這金洽趙安倒是熟悉,此人先是跟隨薑弘立的朝鮮軍一同參加了薩爾滸之戰,後來又領著人馬為大軍打開了義州城門,想來應當是個有本事的。

見趙安點了頭,那虞侯才鬆了一口氣。

“煩勞宋虞侯吩咐夥房,置些吃食,待眾軍吃飽喝足之後便出發。”

“諾。”

後者好似害怕趙安反悔樣,連忙走下城牆。

兩個時辰之後,趙安將最後一口餅嚥下喉嚨。

拍了拍手,趙安緩緩起身,看向台下的官兵。

“出發!”

台下的明軍將士早已經整裝待發,得到趙安的命令後,快步朝著城門奔去。

金洽也領著朝鮮兵緊隨其後。

兩軍合計一千八百人餘人,都穿著兩日前趙安急令人從安奠送來的明軍衣甲,高舉明旗,直奔平壤而去。

一路上,隨軍的西人黨們倒是儘忠職守,所到村寨,添油加醋的宣揚光海君的罪行。

這次去平壤,雖然是以震懾為主,但誰也說不準會不會打起來,那虞侯聽了要去平壤連忙裝病,這群文人卻是欣然隨軍,其對於權力的渴望讓趙安都覺得有些驚訝。

————————————————————————————————

夜深,鴨綠江畔的一個寨子。

金寡婦悄悄開了房門,走到院子中,神色有些慌張的她扒在圍牆上朝四周望瞭望,確定無人後,朝房內招了招手。

一個頗為健壯的漢子鑽出房門,與寡婦道彆時還不忘揩油,後者罵了兩句,卻引得他露出了笑容。新筆趣閣

用了隻雞蛋才換得兄弟替他多站了會崗,現在的他卻隱隱覺得有些不值,雖然滋味不錯,但自己也費了不少體力,少不得吃兩雞蛋補補,這樣一算,簡直血虧!

一手拿著火把,一手拿著鳥銃,漢子晃晃悠悠地朝著哨台走去。

“人呢?”

哨台內卻無人迴應。

漢子有些惱了,原本哨台裡應當還有兩人看守。

旁人走了也就罷了,可是你小子收了我的東西還放我鴿子,這可太過分了。

難道是都尋那寡婦去了?

漢子罵罵咧咧的走進哨樓。

然而,隨著他登上樓梯,一股血腥味傳到了他的鼻子中。

他一陣激靈,快步上了二樓,那個收了雞蛋的兄弟正倒在血泊之中。

漢子頓時慌了,也顧不上另一人是死是活,連忙要去放炮。

手剛拿下牆上的火把,猛然間汗毛倒豎,十幾支箭矢帶著破空聲同時向他襲來。

漢子躲閃不及,栽倒在了地上,手中的火把卻掉在了火藥桶上。

陰影處的那群人收了弓,趁著夜色往寨子摸去。

剛走了幾步,隻聽身後傳來一聲巨響,打破了夜色的寧靜。

回頭看時,隻見哨台上火光沖天,在漆黑的夜幕上顯得尤為突兀。

“主子,現在怎麼辦?”

“強攻寨子!”

聽到了主子的命令,眾人也不在隱藏,紛紛點起了火把,怪叫著衝向寨子,半路中與迎麵而來的一小隊朝鮮軍撞在了一起。

十幾個朝鮮兵哪裡是建虜的對手。

瞬息間全部倒在了地上。

解決完這批敵人之後,加快速度衝向了寨子。

直到大批火把出現在寨牆上值守士兵的眼前,他們才發覺不對,連忙差人關上城門,敲起牆上的戰鼓呼叫支援。

然而,女真人的前鋒已經殺到了門前。

一名朝鮮軍官拚儘全力的用刀砍向一名韃子,後者連忙舉刀招架。

二人角力之時,後方一支箭卻射中了朝鮮軍官的肩膀,後者吃痛,下意識地後退兩步。

韃子兵,趁機一記橫劈攻向了下盤,軍官來不及抵擋,腿上又中了一刀,頓時血流不止,在韃子接二連三的攻擊之下很快命喪當場。

寨門處的守軍很快被殺散。

而寨內來的援軍見韃子如此凶殘,掉頭就跑,有腦子不太靈活的依舊舉著手裡的火把。

韃子大喜,張弓搭箭,照著火光處就是一陣陣箭雨。

大多朝鮮兵都背部中箭,倒在了逃命的路上。

官兵都跑了,那些自發集結的百姓們也紛紛扔下鋤頭、鐮刀,準備跑回家拉著妻兒一起逃命。

可韃子哪能讓他們如願。

“留下青壯,其餘都殺了。”

騎在馬上的阿敏對著手下吩咐道。

“嗻。”

凶殘的韃子兵嚴格執行了主子的命令。

百姓們的鮮血濺在臉上更加激發了他們的凶性。

恩特恒便是其中的代表。

他來到一家人麵前,看著那揮舞著木棍的男人,露出的不屑的表情。

也不管那男人,他隻是直直走向男人身後的妻兒。

可那男人始終用木棍敲打著他,不知道是因為害怕還是體弱,每一棍子都顯得那麼無力,打在恩特恒身上如同撓癢一般。

似乎是覺得這個男人即便帶回去也乾不了多少活,恩特恒終究是動了殺心,他快步上前,輕輕一刀便結果了朝鮮男人。

隨後他蹲下身,用刀劃開男人的小腹,將整個刀身都蘸上溫熱的鮮血,隨後獰笑著看向已經嚇傻了的母子二人,用他們聽不懂的語言說道:

“彆怕,我的刀是熱的,不會疼。”

話音剛落便一刀砍向了小的,一顆圓滾滾的東西落在了地上。

又看向女人,恩特恒舔了舔嘴唇,兩步上前,拽著女人的頭髮,不顧她的掙紮撕咬,將其拖入了房中……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從衛所到帝國更新,第四十三章 朝鮮(五)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