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9a150fd30dcdd0a44b0465f0269921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金度望著城樓上嶄新的旗幟,不可思議地揉了揉眼睛。

“這像是大明的軍旗。”

一旁的年輕人卻脫口而出。

金度露出欣慰的笑容,不枉費自己帶他跑了這麼多年的商。

天兵也好,大王的兵也罷,這生意該做還是得做。

一行四人拽著小毛驢,順著人潮就往城門趕。

趁著前麪人檢查的空當。

金度偷著空,悄咪咪地瞄著周圍守門的士卒。

一個熟麵孔都冇得。

金度歎口氣的功夫,前麪人已經入了城。

這麼快!

金度疑惑著上前。

“籲,籲。”

拉住驢子,金度看向那名身穿紅色衣甲的士兵,討好似的獻上一小包胡椒。

他看出了這個身形頗為高大的軍士是明人,估摸著胃口不會小,才特地包了珍貴的胡椒行賄。

不料這人卻隻當做冇看見,一把將自己推開,檢查完車上的貨物之後就讓自己趕緊入城。

“真是怪事。”

金度嘴裡嘀咕著,動作卻一點也不慢,拉著驢車很快就進了城門。

見金度走後,那軍士先是左顧右盼,冇有發覺異常之後才鬆了口氣。

昨天有個兄弟不信邪,收了兩個銅板,立刻就被家丁抓了起來,花名冊上勾了名。

犯不著為了點小錢把差事丟了。

話說金度進了城後,熟練的帶著兒子和兩個同鄉在這義州城內逛了起來。

走了約莫二裡路,卻見了三隊巡兵,都是由三、四個穿著紅衣甲的明軍士卒領頭,其後又跟著七、八個拿著長矛的臂上綁著紅巾的朝鮮兵。

出大事了。

一個念頭閃過,金度當下決定早點把這生意做完,早點離開。

便不再閒逛,領著三人沿著早已熟記於心的路線撒丫子狂奔。

然而在幾人來到陳府門前時,卻傻了眼。

原本還算氣派的陳府大門上已經被貼上了封條,門口還站著兩名軍士。

金度心裡道一聲不妙,連忙拉住一個路人,遞上一條棉布頭巾。

原本有些不滿的路人這才喜笑顏開。

“這陳牧使家出了什麼事?”

看見有好處的份上,路人為他做了詳細的解釋。

“陳牧使叛亂?”

金度發出驚呼,引得路人紛紛側目。

為他解釋的路人也不滿的盯了他一眼,快步走開。

金度失神地走向驢車,陳汝錦是他的固定客戶,如今看來,自己又要費些功夫找下一家……

而此時的府衙內卻擠滿了人,原來是趙安正在與西人黨們探討著“大事”。

“對於叛黨近些年來搜刮的民脂民膏我等應當堅決地予以追回!”

趙安對著眾人義正言辭地說道。

一時間掌聲四起。

一位花白髮須的老者點頭的同時還不忘補充道:

“臟物先行交由官府,查點數目之後再返還民眾。”

“這是自然。”

眾人相視而笑。

老者名叫呂建,義州本地有名的儒士,具有很高的聲望,也是目前義州西人派的重要人物。

呂建隨後又拍出一張名單,給眾人分配起任務。

出於討好趙安的目的,他將牧使陳汝錦和防禦使黃炳基兩家都交給了趙安。

命令很快下達到軍營。

無論是明軍還是朝鮮軍在抄家這件事上都顯得無比積極。

數隊官兵開出了軍營,所到之處更是雞飛狗跳。

趙先的一隊人馬停在了陳府前。

守門的軍士見了連忙撕開封條,打開了府門。

“進!”

騎在馬上的趙先一揮手,官兵們分為兩列入了府。

陳汝錦已經被捉走,府內的仆役大都被遣散,隻餘下母子二人與一位老仆。

那仆人見這場麵,嚇得癱坐在了地上。

凶神惡煞的士兵們衝進一間間房屋,開始翻箱倒櫃。

很快陳汝錦的妻兒也被趕到了院中,母子兩個依偎在一起顫抖著身子。

“留些口糧下來。”

看著這一幕,趙先提醒道。

他們走後,朝鮮人怎麼處理這些家屬他們管不著,但至少在明軍管理義州期間不能有犯官家屬餓死,這也是趙安的指示。

一個多時辰後,才完成了搜查。

成箱的珠寶首飾、古玩字畫都被搬了出來。除此以外,還有大批人蔘、肉桂等藥材香料,綢緞布匹等也是一樣都冇有放過。

因為朝鮮官府禁用銀子,搞到的銀兩倒是極少。

原本的六架大車已經出發,但大半財貨卻還堆積在院子裡。

想到還有一家等著他們。

趙先不禁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與此同時,城內的各隊人馬都在進行著忙碌而又歡快的抄家任務。

趙安和呂建也來到了軍營,眼見不斷增多的財物,趙安隨手撿起兩幅畫,皆是朝鮮畫家的作品。

趙安對此失去了興趣,這些朝鮮字畫在大明不一定吃得開,還不如趁著眼下大亂未起,換些硬通貨來得實在。

“還請呂大人替我將這些字畫、古玩、香料都換成糧食,價格倒是可以低些。”

不被趙安入眼的字畫在老者眼中卻都是精品,於是他爽快地答應了趙安的請求。

一直到了傍晚,城內的抄家任務才堪堪完成。

同時還有一批與西人黨政見不一的士紳鋃鐺入獄。

為了慶祝這一大勝利,眾人於府衙舉辦了宴會,順帶著瓜分勝利果實。

吃完了席,回到軍營的趙安卻意外地收到了趙興邦的來信。

信中說道:

使團已經快要進入京畿道,與西人黨也接上了頭。

天軍攻下義州的訊息已經傳到漢城,在有心人的宣傳之下,“天朝將要問罪朝鮮”的訊息惹得人心惶惶,也徹底坐實了光海君背明通金的罪名,西人黨已經掌握了大義。

再有光海君處死兄弟臨海君、永昌大君等多名王族,幽禁嫡母仁穆大妃,重用大北派勢力,打壓西人派、南人派,早就導致了眾多官員的不滿。

最後光海君執政期間大興土木,營建宮闕,設分戶曹和調度使,到各道搜刮民脂民膏,賣官鬻爵,兼併土地,惹得百姓不滿,他又失去了民心。BIqupai.c0m

因此,西人派此時認為自己勝券在握,深受儒家思想熏陶的李倧、金瑬等人顧及自己事後的名聲,打算等趙興邦一到,依靠大義逼迫光海君主動退位,進行一次不流血的權力過渡。

給事中大人結合我大明的那些事例,對西人派幼稚的想法自然是嗤之以鼻。

信中趙興邦表示了對他人身安全的擔憂,命令趙安在邊境在搞些事出來,好讓光海君投鼠忌器。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從衛所到帝國更新,第四十二章 朝鮮(四)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