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中旬,原本曆史上早就已經下台的李維翰大人終究是丟了烏紗帽,同他一起的還有經略大人楊鎬。兩個難兄難弟一同被錦衣衛押解回京。

接任遼東巡撫的是右僉都禦史周永春,與他一同來到遼鎮的還有萬曆皇帝對有功將官的獎賞:

劉綎斬獲最多,功勞最大,升左軍都督府同知,調任山海關總兵,賞銀萬兩。

李如柏功勞一般,繼續擔任遼東總兵,鎮守遼陽,賞銀五千兩。

……

“大人,為何還是一點動靜冇有?”

“本官還未上奏章,怎麼會有動靜?”

趙安反問道。

見趙安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朝鮮信使有些無語,距離他上次坐在這裡已經有快要一個月,這個貪婪的天朝軍官居然還是一點動作冇有。

信使咬了咬牙:

“此事辦成之後,金大人願意奉上白銀萬兩,還請大人儘早將此事上奏神皇。”

“莫急,莫急。”

趙安依舊一臉的風輕雲淡。

“……”

二人扯皮之際。

一家丁在門外大聲喊道。

“大人,朝廷特使到了!”

趙安連忙起身,示意那朝鮮使者迴避。

“到哪了?”

“城門外。”

隨即兩人快步往城門趕去。

見到那一臉高傲的藍袍官員,趙安連忙行個禮。

“安奠守禦千戶所趙安見過大人。”

“本官兵部職方司主事袁通。”

這位七品主事說話時鼻孔朝天,言語間透漏著傲氣,似乎趙安這個五品千戶在他眼裡根本算不上什麼。

趙安氣得牙癢癢,卻又無可奈何。大環境如此,彆說自己了,恐怕劉綎對他也得客客氣氣的。

見其隻是自報姓名冇有其他動作,趙安心下明白了三分。

這是要錢了!

“趙某在衙門備了茶,還請袁大人賞臉。”

“嗯。”

袁通淡淡地應了一聲,麵色不變,讓趙安於前引路,晃晃悠悠的走向衙門。

進了衙門,卻對庭院內的栽種的花草、擺設指指點點。

兩人坐下之後,有家丁端茶而來,袁通見了,嗤笑一聲:

“趙大人這衙門裡莫非都是此等糙漢不成?實在有辱斯文。”

喝了口茶,袁通又露出嫌棄的表情:

“彆說兵部了,這茶連倚翠樓的都比不上。”

趙安此時心火上頭,太陽穴突突地跳,捏緊拳頭,嘴角揚起冷笑。

“趙大人可知這官場上的規矩?”

見趙安遲遲冇有表示,袁通有些不滿。

“什麼規矩?”

門外突然傳來熟悉聲音,正是那喬一琦。

袁通皺了皺眉,見說話之人一身武將打扮,才放了心。

又是一個丘八!

在兵部不受待見的他,在遼鎮卻被這些武官當做“爹”一樣孝敬,有人送銀子,有人送婢女。

他也抓住機會,大肆宣泄著幾年以來積攢在胸中的怨氣。

“足下是?”

喬一琦望著袁通,眼神裡充滿了不屑,直接搬出自己家世:

“在下喬一琦,鬆江府人,新任登州參將,先父喬懋敬以湖廣右佈政使致仕。”

聽聞這話,袁通心裡一驚,身為鬆江府人,他自然知道這位“喬公子”。

當年的“雷鳴案”可是驚動了萬曆,江西佈政使秦梁之子秦燈、南京刑部尚書王世貞次子王士驌都死於獄中,唯有這喬一琦活了下來,幾年後還中了武舉。

鬆江喬氏一族的勢力可見一斑。

如今雖然喬一琦他爹掛了,閔行喬氏這一支逐漸冇落,可主家依舊沐浴在三代進士及第的光輝之中。

這樣的世家是袁通得罪不起的。

此時趙安又起身笑道:BIqupai.c0m

“恭喜兄長高升。”

“這也是托賢弟的福啊。”

兩人就這樣一來一去地搭起話來,直接無視了一旁的袁通。

一陣交談之後,趙安一拍腦袋,手指著袁通笑道:

“差點忘了這還有個人呐,介紹一下,這位是兵部職方司主事袁通大人。”

袁通臉色發青,但見趙安與這位鬆江有名“喬公子”稱兄道弟也不好發作。

喬一琦拱了拱手:

“久仰久仰,說來也巧,在下也有一好友正在京師兵部任員外郎。”

袁通悻悻地點了頭。

喬一琦卻冇打算放過他:

“在下實在是不懂方纔袁大人口中的規矩是什麼?”

後者臉上有些掛不住,連忙解釋道:

“我就說先辦公事,趙大人卻非要請我喝茶。”

隨即從懷裡掏出一份公文拍在桌上,便匆匆離開。

見他走了,喬一琦還不忘抱怨一句:

“此等無德小人,焉能為官?”

這一句逗笑了趙安,看來喬一琦還是對他屢試不中一事耿耿於懷。

“考官無慧眼,自然識不得喬兄這般千裡馬,若我為考場總裁,定……”

原本想說“封個狀元”的趙安自覺失言,連忙閉嘴,打了個哈哈。

“這麼說,賢弟倒是伯樂。”

“哈哈哈……”

片刻之後,有家丁傳話,說是那

兩人大笑。

趙安隨手拿起桌上的公文。

“如何?”

“兵部令我補你鎮江遊擊的缺,升授了個什麼武節將軍,還賞了些財物。”

“可喜可賀!”

趙安連忙擺手,發出了疑問:

“可這賞銀去哪了?”

“賞銀和撫卹還需你帶著斬獲的首級以及陣亡將士名錄去遼陽領。”

趙安點了點頭,對喬一琦發出共飲一杯的邀請,後者欣然應諾。

————————

“喬兄三日後便要去登州上任?”

“不錯,也不知我們何時才能再如這般把酒言歡。”

“喝酒小事,不過當下確實有大事相托。”

喬一琦放下酒杯,擺出洗耳恭聽的姿態。

“但說無妨。”

趁著喬一琦還算清醒,趙安便將事情的經過告知了喬一琦,又拍拍手,那朝鮮特使走進房間。

喬一琦在京師有熟人,這奏章由他代呈最為穩妥。

他一聽頓時酒醒,剛剛端起的酒杯又被放下:

“這事太大,一旦奏章到了陛下麵前,必將朝野震動。”

見喬一琦有些猶豫。

朝鮮使者連忙跪下,將西人黨所收集到的物證遞給喬一琦,請求他幫忙。

“薑弘立通敵的親筆書信,與那信使河瑞國正在安奠!”

趙安又添了一把火。

最終喬一琦下定了決心。

“這事包在我身上,賢弟你將奏章備好,兩日後我來取。”

“這是自然。”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從衛所到帝國更新,第三十四章 惡客臨門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