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於進軍時的龜速,明軍撤退的本事倒是一流,在各級軍官的再三督促之下才勉強維持了隊形。

不知是慶幸自己冇有死在建虜刀下,還是期待著劉綎承諾的賞銀。大多人的步伐都顯得矯健有力,一點冇有敗軍的頹然。

大軍於清晨出發,日落時趙安的前隊便已經抵達朝鮮大營。

留守的趙金早早地等在營門處,見到趙安急忙迎了上來,內心激動卻無法表達,憋了半天隻說“大人”,之後便默默上前趙安牽馬。

進入營中,朝鮮兵已經備好了吃食,在軍官的帶領下,眾人開始排隊打飯。

朝鮮營中糧草也不多,因此所有人吃的都很簡單:一碗米湯,一張大餅。

原本趙金等人為趙安單獨準備了吃食,後者卻搖搖頭,轉身端起碗,拿了張餅便挑了個位置坐下。

感受著火堆的溫暖,趙安哈出兩口白氣,將又乾又硬的大餅撕開,沾著米湯,勉強填飽了肚子。

主官如此,那些原本頗有不滿的軍官們也不再抱怨,效仿著趙安啃起餅子。

營外有傳來喧嘩聲,眾人抬頭看去,原是劉綎到了。

趙安匆忙起身,帶著部下迎接。

劉綎重傷之下無法行走,因此被人抬著入了軍帳。

趙安又令家丁將準備好的飯菜端來供劉綎食用,劉大刀吃得儘興又討酒喝,趙安連忙找藉口離開,留下劉招孫一人捱罵。

趙安正要離開之際,祖天定卻急匆匆的趕來。

“趙千戶,出亂子了。”

瞭解完情況的趙安歎了口氣,該來的還是會來啊。

召開趙金低聲吩咐幾句之後,趙安出發去處理那“亂子”。

一路上,祖天定還向趙安抱怨,說不應該承諾那麼高的賞銀,根本付不起之類雲雲……

兩人來到“作亂”的軍士麵前,兩名士兵見到趙安立刻站起討賞,言語中隱約帶著鼓動他人的意思。

趙安怎麼瞧都覺得這兩人像是安排好的“托”,也不搭話,靜靜地看著二人表演。

在二人的刻意引導之下,不少官兵都被帶動,更有甚者直接質問趙安。

“劉大帥莫不是讓你來哄騙我們?”

軍中儼然有炸營之兆,就連一旁的祖天定也有些後悔,心覺草率。

氣氛越發緊張之際,兩隊披甲軍士推著三輛蒙布大車進入營中。

這兩隊人正是趙安麾下家丁,將大車停好之後,家丁們一手持火把,一手扶刀分立兩側,掃視著“作亂”官軍。

有脾氣暴躁的官兵怒視著家丁們,各自的手也放在了腰刀之上。

雙方劍拔弩張之際,祖天定連忙出來打圓場。

“劉大帥何等人物,會差你們的這幾個賞錢?想造反嗎?都給我坐下?”

聽到“造反”兩個字,眾人心中發怵,依言坐下。

安撫好官軍,祖天定又走向趙安。後者冇有理會他,反而直接拔出腰刀,砍向縛車的繩索。

“噌”的數聲。

家丁們依樣拔刀,紛紛斬向繩索,隨後猛地掀開車布。

眾人看去,赫然是整整三車建虜首級,經過石灰醃製的首級在火光之下更顯猙獰恐怖。ŴŴŴ.biQuPai.coM

成堆的首級鎮住了官軍

趙安看向眾人,趁機大聲喊道:

“此次祖將軍斬首無數,朝廷定有重賞,不必擔心冇有賞銀。”

趙安將“祖將軍”三個字咬得很重,當事人頗有尷尬。

阿布達裡崗一戰明軍都是被動防禦,雖然殺死不少建虜,但根本冇機會取首級。一路所斬獲也不過三百級,這裡的三輛車恐怕得有五百多級。

有了這批首級,在其他幾路官軍的襯托下,他東路軍雖然打了敗仗,卻不會受罰,反而可能受到皇帝的嘉獎。

雖說搶人家的戰功有些無恥,但在小命麵前,他祖天定還是分得清的。

見趙安走了,達成目標的祖天定連忙跑去向劉綎覆命。

另一邊,

“大人,六百級就這麼給了他們?咱們可是冇了一百多弟兄!”

趙金的情緒有些激動。

“大人這麼做自然是有道理的,你多什麼嘴。”

趙先教訓起他來。

“不但這六百首級,剩下的五百一十四級我們都要交出去。”

趙安又給他潑了一桶冷水,望著趙金不解的眼神,趙安耐心解釋道:

“隨同我們作戰的朝鮮兵馬難道不賞?賞銀從哪裡來?遼陽方麵要不要打點?”

四路明軍,三路未立寸功,其中又有多少原本打算混軍供的將門子弟。

趙安手裡的五百首級必定會成為眾矢之的,他一個衛所千戶哪裡吃得下這麼大的功勞。

手裡的五百級騰出兩百給李維翰,再交出五十級給喬一琦,剩下的找幾個買家換掉賞錢,李如柏就很合適嘛。

而趙安自己,拚死拚活的也隻求喝上一口湯!

聽完趙安的解釋,身後的家丁都有些憤憤不平。

到了自己的地盤,趙安又歎了口氣,佯裝抱怨道:

“無能之輩妄據天功,有功之士不顯寸名。”

“這昏庸的朝廷!”

隊伍裡有人低聲喝道。

天明之後,全軍拔營,隊伍綿延數裡。

多了輜重,行軍自然變得緩慢。

三日之後,寬奠城牆出現在饑腸轆轆的眾人眼前。

此時金景瑞已經被放出,在得到一批糧草之後便率領朝鮮主力離開,唯有一批騎兵接受趙安的建議留下領賞。

原本兩萬多人馬出征,歸來之時人卻少了一半,引得趙安一陣唏噓。

劉綎受了傷,隻好留在寬奠養傷。

喬一琦則領著五十首級回了鎮江。

與趙勇告彆之後,趙安領著本部兵馬並近千朝鮮兵踏上通往安奠的官道。

已有騎兵報信,因此在距離安奠近十裡處便來了迎接的百姓。

事實上,此次安奠旗軍隻有半數參加了戰鬥,有一百五十一人永遠地留在了富察以及阿布裡達崗。

迎接的百姓不斷傳來哭聲,隻因為在短了一截的隊伍中找不到自家的兒郎。

走上熟悉的街道,眾人心中都有些傷感。

軍營中傳來陣陣香氣,幾十張桌上拜訪了眾軍期望已久的各類肉食,隨著趙安一聲令下,他們便發瘋似的奔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從衛所到帝國更新,第三十一章 還鄉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