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後金軍攻入鴉鶻關,,攻占清河堡,清河副總兵鄒儲賢、遊擊張旆、守備張雲程戰死,清河守軍六千四百多人全軍覆冇。

遼陽城,經略衙門。

楊鎬楊大人正即興發表著自己的演講:

“本官已經奏稟朝廷,調募福建、浙江、四川、陝西、甘肅等地精兵入遼。建虜兵馬不過六萬,此戰優勢在我。待關內大軍一到,糧草齊備,即日發兵。”

楊鎬一陣講話不僅是將自己說的激動異常,台下眾將領也是群情振奮。

大家紛紛開始討論幾天平定建虜、能斬獲多少首級,更有甚者已經考慮起戰後能升幾級官、領多少賞錢。

整個明軍高層都對這場戰爭充滿信心。事實上,明軍不管是在人員、還是裝備方麵都要勝過建虜,兵員更是從全國各地挑選的精兵。

楊經略和將軍們絞儘腦汁實在是想不到失敗的理由。

——————————

安奠千戶所衙門。

趙安正與一身戎裝的喬一琦對飲,後者有些不勝酒力,臉龐微微發紅。

隻見他先是歎了兩口氣,竟然開始抨擊起了時政:

“如今朝廷諸公,皆是無能之輩……”

趙安也不製止,安奠裡裡外外的都是自己人,用不著擔心。

趙安指尖輕輕摩挲著杯口,靜靜地聽著喬一琦宣泄心中的不滿。

原來這位兄弟出身書香世家,他爹更是做到了山西左佈政使的高位。他本人也是少有才名,十六歲便入了太學,卻屢試不第,無奈之下棄文從武,在萬曆三十二年中了武進士。

趙安聽完,露出會心的一笑,在這個重文輕武的年代,哪有官宦子弟去考武舉?

更彆提他爹還曾經是從二品高官,他的兒子又怎麼會連個功名都考不到手?要麼他不是親生的,要麼是因為他人阻礙。心中對此事一直有怨,藉著酒勁發泄不滿。

待他停口之後,趙安為他斟滿了酒杯,輕笑兩聲:

“這些話,趙某就當冇聽見了。”

喬一琦也緩過神來,連忙打了自己兩下嘴巴,打起了哈哈:

“胡話,都是胡話,趙老弟可千萬彆當真。”

兩個相差二十多歲的男人相互間稱兄道弟在後世或許有些奇怪,在這個年代卻能被奉為美談。

趙安年紀雖然不大,卻生得相貌堂堂,精緻的鬍鬚又給他增添了幾分成熟。這一切自然也引起了玉質霜眸,狀貌魁偉的喬一琦的認可,兩人惺惺相惜,酒還冇喝便拜了把子。

“賢弟啊,當初你借了為兄三千兩白銀,解了為兄的燃眉之急,為兄感激不儘。”

喬一琦先是表達了對趙安的感謝,隨即話鋒一轉。

“但為兄實在是窮困潦倒,那錢恐怕要等平了建虜,領了賞之後,才能歸還賢弟,還望賢弟勿怪。”

隨後在趙安的有意引導下,二人的話題變為了平定建虜一事上。

“賢弟,不滿你說,朝廷已經征集了十多萬精兵,畢其功於一役,徹底平了建虜,這可正是男兒立功之時。”

見趙安一臉驚訝的模樣,喬一琦得意地說道:

“有這種好事,我又怎麼會忘記兄弟你呢。”

趙安頓時感覺有些不妙。

隻見喬一琦繼續侃侃而談:

“初來安奠之時,我便發覺安奠兵馬與尋常衛所軍士不同,賢弟麾下兵卒個個走路生風、虎背熊腰,當是精兵。”

“因此,為兄我……”

說著,喬一琦快步走到趙安身後,拍了拍他的肩膀,緩緩說道:

“特地在劉總兵麵前舉薦了賢弟,最終憑藉三寸不爛之舌說動了劉總兵,特讓賢弟你領著部下同大軍一起征討建虜!”

“……”

趙安聽完心頭一震,他是想過藉著喬一琦這條線來影響薩爾滸之戰的結果,但方法有很多種,不一定要他親身涉險。

畢竟重生一次很不容易,跟著劉大刀行動意味著自己要聽他的指揮,這完全是把自己的命捏在彆人手裡。

一旦出了事,趙安這麼多年的佈置便都成了無用之功,就算是死了也不會瞑目。

然而自己的這位“好兄弟”直接給自己在劉綖麵前掛了號,若是辜負了二人“好意”,那更是無法插手薩爾滸戰局。

直接告訴喬一琦真相?你們這十幾萬人全都是去送人頭的,連你喬一琦自己都在兵敗後跳了崖。

那兩人也彆做什麼兄弟了,直接拔刀相向吧,這話再傳到劉綖耳朵裡,八成會砍了趙安,拿他的人頭來祭旗。

原本打算苟到滿級的自己,被逼無奈下卻要拿新手號打**oss。

趙安心中不由得泛起幾分苦澀,隻能硬著頭皮感謝喬一琦:

“趙某多謝喬大哥了。”

後者擺了擺手,謙虛的表示這算不得什麼。

情況有變,送走喬一琦後,趙安連忙召集了手下的軍官們。

軍官們一聽要去打建虜,頓時樂了。打仗意味著軍功和大筆的賞銀,主動征討建虜意味著這並非小規模戰爭,安奠旗軍也將變為戰時狀態,軍士們等這雙倍軍餉可太久了。

初生牛犢不怕虎!

看著麵露微笑的眾人,趙安歎了口氣。

新生的安奠旗軍並未真正遭遇過強敵,在他們的理解中,建虜兵馬最多也就堪比遼鎮各地的營兵,而自己與鎮守營兵也差不了多少。

實際上,趙安對於麾下兵馬戰鬥力的認識也有些模糊,畢竟冇有進行過實戰的測試。

本著驕兵必敗的原則,趙安下意識地將旗軍戰鬥力定位在營兵之下,尋常旗軍之上。

“大家千萬不要小看了建虜,連破數城、殺我大明數名大將的敵人絕不會弱。”

趙安鄭重地提醒道。

軍官們見到趙安表情如此嚴肅,出於對趙安無條件的信任,眾人不由得放下了輕慢之心,神色也變得凝重。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從衛所到帝國更新,第二十二章 意外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