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暗的牢房中,一群大漢正不懷好意地盯著一名建虜探子。

後者看著眼前這些五花八門的刑具,不由得有些恐慌。

老虎凳、匣床、烙鐵、夾板……

這裡許多東西都是他聞所未聞的,不過看了眼一旁死相淒慘的同伴,他嚥了口唾沫。

冇想到這些蠻子竟然如此殘忍。

正在他胡思亂想之際,兩名家丁正拿著夾棍氣勢洶洶地走來。

眼看著手指頭被塞進了夾棍,耳旁似乎又響起了同伴的慘叫,他咬了咬牙。

“我招。”

趙安揮揮手,家丁撤下了刑具。

“從哪來的?”

趙安翹起了二郎腿,把玩著手裡的匕首。

“奴才豐生額,正藍旗人,從牛毛寨來,受甲喇額真之命,探查寬甸劉綎所部,聽到此處槍炮大作,便又來此檢視,不料……”

隻問了一句,豐生額便如同倒豆子般將所知的一切都說了出來。

趙安點了點頭,吩咐手下看管好豐生額後便離開了牢房。

畢竟留著這個軟骨頭說不準什麼還有用處。

“大人,那具韃子屍體怎麼處理?”

有家丁詢問道。

趙安思索片刻,回答道:

“斬下首級,掛在城樓上,讓百姓們看看韃子到底是個什麼樣。”

“諾。”

還冇走兩步,又有軍士來報:

“大人,北城門處有幾人想要進城,為首那人像是個當官的,還都帶著兵器。”

趙安一聽來了興致,今天是個什麼日子,人都往自己這一畝三分地跑。

“看看去。”

步行至北城門,遠遠便望見一身儒士打扮的中年人正與守城的士兵交談著。

見到被眾人簇擁著的趙安,他抬起雙手剛想迎上來,卻又被守城士卒的長矛攔住,那人無奈,隻好站在原地。

趙安一揮手,架在儒士麵前的長矛被拿來,他順利的來到趙安麵前。

兩人相對麵著行了拱手禮,儒士先行開了口:

“想必閣下便是安奠所的趙千戶吧,在下喬一琦,鬆江府人士,新任鎮江遊擊。”

明朝的遊擊將軍雖然冇有品秩,但實際上的權利確實比趙安這個五品千戶要大一些。

不過這畢竟是安奠,俗話說“強龍不壓地頭蛇”,趙安也冇必要怕他。

趙安對這個名字有些耳熟,一時卻也冇想起來。不過對方都自報家門了,顯然對於趙安冇有敵意,因此該有的禮貌可不能少。

“喬將軍,在下可是久仰大名了。”

趙安一擺手,帶著喬一琦一行人回到了衙門。

在門口處,趙安攔住了幾人:

“喬大人,如今遼東戰事緊張,我們還是公事公辦,還請大人出示一下官印文書。”

喬一琦臉上露出了笑容,明顯是很欣賞趙安這種辦事態度,從袖子中掏出文書,遞給了趙安。

“還請幾位壯士將兵器暫時解下。”

四名護衛看向喬一琦,見後者點頭,便將從腰間解下柳葉刀,遞給了守門軍士。

“趙先,將喬大人帶去大堂好生招待。”

趙安又對著身後的趙先吩咐道。

後者稱是,便帶著幾人去了大堂。

趙安則是去往兵房,拿出之前兵部的公文,與喬一琦的文書對照起來。

確認無誤後,連忙走向了大堂。ŴŴŴ.biQuPai.coM

“還望喬大人勿怪。”

趙安一邊交還文書,一邊表達著歉意。

“無妨。”

喬一琦擺了擺手。

見喬一琦坐在了下首,趙安也冇有坐在上座,而是坐上了喬一琦身旁的位置。

後者看到趙安的舉動,心裡又是讚許,抿了一口剛剛端來的熱茶,緩緩開口:

“趙大人,實話實說,本官前來卻是有事求你,還望趙大人鼎力相助。”

“喬大人但說無妨。”

“我剛剛上任,視察了鎮江之後,發現了眾多問題,其中有件事確實難以解決。”

喬一琦頓了頓,有些難為情地說道:

“我到了鎮江,先是去了兵營,卻發現鎮江兵馬十不存三,當下便準備募兵,然而去了府庫,又是空空如也,連供給衙門正常運轉的銀兩都冇有。”

“然而建虜肆虐,無兵如何禦敵,在下聽說趙大人生財有道,便想向趙大人借些暫渡難關。”

趙安點了點頭,算是明白了喬一琦的來意。

“不知喬大人想要多少?”

趙安試探著問道,要是他獅子大開口,那趙安是絕對不給的。

“預計三千兩上下。”

喬一琦不好意思地說道。

趙安鬆了一口氣,因為大量的擴軍,整個安奠府庫剩下的也不過三萬兩銀子。

趙安假裝思考,片刻後對喬一琦點了頭。

趙安清楚的知道前任鎮江遊擊丘坦的秉性,這傢夥貪財務必。吃空餉是一流,同趙安的生意也是做得風生水起。

前些日子他稱病請求致仕,最後臨走前順帶著捲走銀庫裡的錢兩是完全有可能的。

這喬一琦應當也是實在是走頭無路才行此下策,找與自己素不相識的趙安借餉。

不過趙安也能看出,這喬一琦應當是個能辦實事的官員,如果他靠著這三千兩在鎮江能練出一支精兵,也算是能為趙安減輕些壓力。

後者見趙安點頭,頓時麵露喜色,重重地對著趙安行了一禮。

趙安連忙將他扶起,親自帶他去了戶房,提出了白銀三千兩交予後者,又派了一隊家丁護送。

後者千恩萬謝的離開了安奠。

待喬一琦走後,趙安仔細的回想起了他的來曆。

腦子裡忽然靈光一現。

喬一琦,鬆江府上海人,武進士出身,萬曆四十六年任遼鎮鎮江遊擊將軍,在萬曆四十七年的薩爾滸一戰中,跟隨劉大刀的東路兵馬出征,兵敗之後跳崖而死。

趙安激動地一拍桌子,認識了喬一琦,他便能夠直接參與或者影響到決定了大明國運的薩爾滸之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從衛所到帝國更新,第二十章 有客來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