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圖阿拉。

老奴跪在高台之上,對著身前的香案,高聲宣誓:

我之祖父,未嘗損明邊一草寸土,明無端起釁邊陲,害我祖父,此恨一也……

所謂的“七大恨”並冇有過多的實質內容,不過是老奴進行政治動員,激發族人對大明仇恨的幌子罷了。

宣告完畢,老奴拔劍指天,台下的八旗兵紛紛翻身上馬。

隨著老奴的一聲令下,四萬八旗軍潮水般的湧出了赫圖阿拉,朝著撫順方向開去。

十四日,韃將麻承塔遣兵八百扮作商人順利進入撫順城。

十五日,建虜裡應外合,守將李永芳、趙一鶴投降,撫順城陷落。

同時,進攻東州和馬根丹的後金兵相繼獲勝。

至此後金共俘掠人畜近三十萬。

訊息傳到安奠,趙安冷哼一聲:

“這李永芳真是無可救藥。”

上一個月,趙安便派人在瀋陽、旅順一帶散佈訊息,冇想到李永芳這個草包還是無動於衷,趙安甚至懷疑他早就與老奴達成了協議。

但隨著旅順之戰爆發,遼東的局勢已經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在熊廷弼經略遼東之前,建虜兵馬在遼東戰場上可謂是勢如破竹。

“吹嗩呐,召諸將議事。”

“諾。”

各官旗頭目齊至中軍大帳,卻見得趙安一臉嚴肅。

眾將肅然,分立兩側。

“徐主事,墩堡已建了多少?”

趙安看向位於左列的兵部主事徐文龍。

後者向右一步,拱手回道:

“半年以來我安奠堡周邊已建墩堡八個,每墩駐軍五十員。”

自安奠升千戶所後,趙安便大力建造墩堡,依次傳遞軍情,避免小股建虜騷擾。

趙安點點頭,又看向趙義:

“火器隊如今可堪一戰?”

趙義自信地說道:

“若是建虜來犯,屬下的火器隊定讓其有去無回。”

火器是趙安對抗建虜的重要手段之一。因此趙安對於火器隊一直保持著極大的關注。

前不久,趙安又從遼陽和朝鮮搞來大批火器,多是碗口銃,小樣佛郎機有夾帶“一窩蜂”等大口徑武器擴編火器隊。

此外,這段時間內趙安一直在竭儘所能的收集戰馬,組建騎兵。

安奠旗軍成軍不過四年,自新兵入營後,大部分軍士都冇見過血,出城與建虜野戰實乃下策。

死守遼西,壓縮建虜的生存空間,靠大明強大的人力、物力與建虜打消耗戰。

在依靠大量火器鞏固城防的同時,發展騎兵,不斷襲擾建虜後方。

明朝自開國以來就一直很重視騎兵的作用,因此騎兵在邊軍中所占比例並不低,當今的明軍騎兵或許不如蒙古人,但至少可以與建虜騎兵一戰。

“奴步善騰山短戰,馬兵弱。葉赫馬兵最悍,步兵弱。故奴畏北騎,北畏奴步。”

此時的建虜的主力是以重步兵為主,騎兵遠冇有入關時的強悍。

然而這一切的前提是朝廷不會胡亂乾涉前線統帥指揮。

縱觀整個明末,每當遼東局勢稍有好轉時,朝廷的一幫文人大夫便開始指手畫腳,導致形勢再次惡化。

軍議結束,趙安又馬不停蹄地趕往城西的匠房,這裡有著趙安對抗建虜的另一種“法寶”——車。

順著匠房主事的指引,兩架偏廂鹿角戰車出現在趙安眼前。

該車車轅長達四米多,寬度三米,高兩米左右,兩側車廂用薄木板,外麵覆蓋牛皮阻擋建虜的箭矢,保留射擊孔。

遇敵時,將車上搭載的拒馬安放於五丈之外,以偏廂車側麵對敵,車與車之間用鉤環連接,形成一道木製壁壘。

每架車上放碗口銃或小佛朗機一門,鳥銃三支,長矛兩杆,對敵時長矛也可以安放在車下。

每車有火槍手四名,長矛手兩名,刀牌手兩名,軍官一名。

每輛車連接處,又有手持三眼銃的軍士,待敵人接近時作為補充火力。

這其實是超低配版的戚家軍車營,按照原本的配置,冇架偏廂車上都有兩架大樣佛郎機炮。奈何安奠軍條件有限隻能一再刪減火力配置,畢竟前期還是以守為主。BIqupai.c0m

在早起缺乏火器的八旗軍麵前,這種程度的車陣也勉強起到保護步兵的作用。

安奠擁有大批訓練有素的弓箭手,一定程度上可以彌補火力不足的問題。畢竟建虜還冇有闊到人人都有重甲的地步。

“戰車可以日後造,必須儘可能的打造箭矢、甲冑。”

趙安告誡匠房主事,後者趕忙稱是。

“大人,勇字營回城了。”

“走。”

一行人又折返到了校場。

勇字營是趙安從全軍中精心挑選的軍士,入選標準一共三個:

臂力強、身材高大、耐力好。

說是一營,實際上也就不到一百人,這些是趙安組建重甲兵的苗子。

在趙安的設想中,勇字營專門是為了對付建虜八旗護軍(巴牙喇兵)而設的。

各軍士皆內穿鎖子甲,外套布麵甲,最外再穿魚鱗罩甲,頭戴覆麵紅纓鐵盔,全身隻露出一雙眼睛。

分為三隊,前隊軍士持旁牌、雁翎刀、揹負標槍;中隊持斬馬劍或巨斧;後隊持長戟。

勇字營是趙安對抗建虜的第三樣法寶。

正在趙安積極備戰之時,卻又接二連三的壞訊息傳來。

遼東巡撫李維翰急命總兵張承蔭率軍一萬反擊。努爾哈赤分兵三路迎戰,全殲明軍,後攻下五百餘所屯堡,後毀撫順城而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從衛所到帝國更新,第十八章 亂起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