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視察完新城建設的趙安一進營門,便見到一大群軍士正圍在校場中央。

見狀,趙安有些好奇,想要知道什麼東西引起瞭如此的關注,便帶著趙金湊了上去。

“都讓開,讓開!”

兩名家丁在前方開路。

有看見趙安的軍士提醒起身旁同伴,眾人紛紛給趙安讓出空間。

從人群中穿過,映入眼簾的赫然是四門散發著冰冷光澤的火炮。

火炮長約三尺、前麵身管細長,炮腹卻是粗大、炮尾還有瞄準用的準星和照門,兩側有炮耳,可將火炮置於支架上,俯仰調整射擊角度,初步具備了現代火炮的基本特點。

這是標準的大樣銅製佛郎機炮,送來的這四門炮還被安裝在了木車之上,以此輔助移動。

四車上各有子炮五門,開炮時先將火藥彈丸填入子炮中,然後把子炮裝入炮腹中,引燃子炮火門進行射擊。

這炮還是趙安當初去遼陽時向都司官員提的請求,準備放在城牆上作為防禦武器。

一下子送來四門,趙安有些驚喜,迫不及待的想要上手。

與安奠庫房中的那一門小佛郎機不同,那隻能算是大號火銃,而這四門才稱得上真正的炮。

趙安一手撫摸著炮管,偶然睹見炮尾底部刻著的兩行小字:

佛郎機炮。重三百八十三斤六兩。監造鎮撫張鶴,教匠王有才,軍匠李奇、王選等。嘉靖四十三年題準瀋陽中衛自造。

五十年前的炮?難道是把壓箱底的冇人要的貨打發給他了?

趙安有些擔心,隨手指了一名軍士。

“快將郝主事叫來。”

“諾。”

軍士飛快的跑開。

“誰會開炮?”

趙安又回頭看向眾人。

見無人迴應,趙安不禁歎了口氣。

自己麾下人才還是太少。

開炮的過程他多少知道些,但對於如何瞄準,火藥用量這些細節卻是一頭霧水。

“大人。”

郝明的聲音傳來。

“看看這炮。”

趙安拍拍炮管,負手退到一邊,郝明上前兩步。

他先將手探進炮管之中摸索,一會兒又開始敲打炮身,最後隨便挑選了一門子炮,將其嵌入炮腹的長形孔槽之中。

“大人,這炮雖然年代較為久遠,但炮身無鏽、保養較好,內壁光滑、管壁較厚、子炮與母炮間空隙小,因此應當可用。”

郝明分析的同時,又吩咐一邊的軍士尋一桿秤來。

接過桿秤,郝明撿起木箱內的一顆鉛丸放到秤盤上,經過測量之後,郝明報出了結果:

“隨帶鉛子重三兩,炮身又長三尺,按例應當每炮裝藥三兩三錢。”

佛郎機炮既能夠發射霰彈,又能打實心炮彈。前者殺傷人員,後者破壞軍陣、城牆。

但佛郎機炮子炮、母炮之間的氣密性較差,使得火藥氣體外泄,導致火炮最大射程不過三裡。

佛朗機炮口徑並不算大,也致使其麵對堅城時較為乏力。因此在陸地上,佛郎機主要依靠其高射速,發射霰彈大量殺傷敵方步兵。

炮的缺點雖然多,但並不妨礙趙安對它的推崇,紅夷大炮傳入之前,佛郎機炮一直是明軍所裝備的最強兵器。

“這一門炮得花不少銀子吧。”

趙安身後的軍士感慨道。

趙安前世在網上看過萬曆年間盔甲、王恭二廠的記錄文獻,便笑著搖了搖頭:

“這一門炮,連帶炮車、子炮各項配套裝備,總價不會超過五十兩。”

事實上明軍有些火器的造價並不算貴,有的甚至還低於冷兵器,大筆的銀子都是花在了諸如火藥、彈丸、藥線、搠杖等配套用具上。

“把炮都拖到城外,咱們去試個響。”

趙安冇有理會眾人吃驚的表情,興沖沖地提出了試炮的要求。

隨即,四人一組,推著車就往城外跑……

“裝藥,裝藥!”

“放鉛子!”

第一次見炮,眾人都很興奮,七嘴八舌的喊道。

很快四門子炮填裝完畢,依次放在地上。

郝明上前將子炮安進炮腹,向趙安請示:

“大人,打哪裡。”

考慮到霰彈的射程更近,趙安便選擇了百步遠的一片林子。

郝明聞言眼睛瞄著照星,雙手調節炮尾處的炮耳,以此改變火炮的俯仰角度。

隨著郝明點燃火門,眾人急忙跑開。

幾秒之後,伴隨“轟”的一聲巨響,炮口緩緩升起一陣青煙。

眾軍士歡呼起來。

走到那片林子,趙安等人隻見有些鉛子已經深深地嵌入了樹乾之中,細一點的樹木被攔腰打斷,斷口處已經顯露出焦黑色。

接著趙安又指揮眾人將剩下的三門炮都試了一遍,並未發生意外。

測試的結果令趙安感到滿意,可惜的是都司居然冇有送來實心彈。

回城的路上,趙安將郝明拉到身邊,有些期待的問道:

“這佛郎機炮能否仿造出?”

郝明聽了心裡一驚。

好傢夥!前些日子讓自己造鳥銃,今天又讓自己造炮,如今遼東又無大的戰事,這位爺到底想做些什麼?

終明一朝,朝廷向來不準私造火器,平日裡地方都是按照中央批準的數額進行火器的製造,中央也會牢牢把控硝磺等物的流通。

當然這話郝明是不敢直接問出來的,他隻是搖了搖頭,麵露難色:

“小人雖會使炮,對這鑄炮一事卻無瞭解。”

趙安聞言也不勉強,隻是令他在造出大號鉛彈之後,再去試幾次炮,順便替自己培養一批炮手出來。

重回校場之時,趙安才注意到地上還放著不少木箱、木桶。

一一檢視之後,原來是各式各樣的火器,並找到清單一張:

火藥五百斤。

鳥銃四十三杆。

萬勝佛郎機十二杆。

百出佛郎機七杆。

三眼神銃三十六杆。

追風銃八杆。

……

火器種類繁多,合計數目也不少,但是其中堪用者卻不知有幾。

當下令人將這些槍炮全部歸入庫房,小心看管。

槍炮都有了,那麼火器隊訓練的如何?

想到這裡,趙安又叫來主管火器隊的弟弟趙義,趙安還冇開口便被趙義搶了話頭:

“大哥,聽說咱們所裡新到了一批火器?不知何時下發火器隊。”

“明日,不過我要先看你火器隊的操練情況。”

“諾。”

趙義顯得微微有些緊張。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從衛所到帝國更新,第十六章 火炮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