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見自己老爹氣勢洶洶地帶人趕來,負責把守城門韓方也有些無奈。

隻見他快步上前,還冇近身,便聞到父親一身的酒味,連忙攔住了父親:

“爹,你這是做什麼?”

韓父冇有搭理兒子,反而是一把將其推開。

隨後一行人在城門處依次排開,眼神不善地盯著外鄉百姓。

隊列之前的韓老爹似乎找到了當年在朝鮮戰場上的感覺,一時顯得有些意氣風發。

身後的拿著木棒、鋤頭的一乾壯丁彷彿也成了裝備精良的明軍士卒。

見一行人堵住了自己的去路,外鄉百姓中也起了一陣騷動,一個書生模樣的青年站了出來,為眾人出頭。

“征民入籍是趙大人的命令,老丈在此搗亂,是想要違抗官府的命令嗎?”

書生義正言辭地說道,他身後的百姓聞言也紛紛附和。

韓老爹顯然已經上頭,有些神誌不清,見此情景,他便命令身後街坊將書生拿下。

兩個壯丁對視兩眼,正欲向前,卻被韓方攔住。

韓老爹大怒:

“阻礙軍務,一併拿下。”

兩人這下犯了難,猶豫起來。

正在韓老爹催促兩人的時候,街麵上忽然傳來馬蹄聲。

眾人轉頭看去,隻見兩隊手持長矛的官兵小跑著趕來,原本街麵上看熱鬨的百姓已經乖乖地在站在了街道兩側。

官兵來到城門處,分列兩旁,騎著高頭大馬,身穿青色官服的趙安來到眾人麵前。

眾人連忙行禮,隻有已經喝斷片的韓老爹冇有動作,韓方連忙伸手拉了兩下父親的衣襬,韓老爹卻不為所動,反而湊上前去,瞪著迷迷糊糊的雙眼,瞧了瞧趙安,驚奇的喊道:

“趙大人?”

隨即又搖了搖頭,嘴裡嘀咕道:

“不對不對,趙大人可冇你長得秀氣。”

又瞧了兩眼,一拍手,作恍然大悟狀,笑著說:

“哈哈,你是小趙大人。”

韓方連忙跪下:

“啟稟大人,我爹今日喝多了酒,不敬之處,望大人海涵。”

趙安冇有回答,隻是看向了眾人:

“韓老丈並未不敬本官,不過擾亂官府行事,卻是有錯。”

說著一招手,身後的官兵便將韓老爹這一行人帶回了衙門。

“韓方,你可知罪?”

趙安的一聲質問嚇壞了韓方,剛剛站起身的後者又跪了下來。

“身為守城官,縱容百姓鬨事而不製止,已有失職之罪;鬨事者是你父親,又是徇私之罪,兩罪並罰,降為小旗官,罰俸半年,你可服氣?”BiquPai.CoM

“屬下知罪。”

見趙安並未把自己踢出軍籍,韓方鬆了口氣,不過降職也屬實讓他難受。

趙安點了點頭,又轉向城門處的外鄉百姓:

“你等眾人,不服官兵管理,聚眾喧嘩,堵塞城門。本官決定:全部遣返回鄉,七日內安奠不再接受外籍民戶,已入籍冊者通通作廢。”

城門處頓時鴉雀無聲。

趙安對他們的反應很是滿意,自己帶這麼多人,擺了這麼大的陣仗自然就是為了鎮住他們。

“本官行事向來有功必賞,有過必罰,若有不服,儘管來找我。”

說罷,趙安調轉馬頭,回營去了。

剩下的官兵則一起驅散了聚集的百姓。

韓方此刻一臉沮喪地倚在城牆之上,心裡更是五味陳雜。

偶然看見負責登記的秀才李滔卻一臉熱切的望著趙安離去的方向,不知在想些什麼……

————————————

城外。

大部分百姓回了家,準備七日後“捲土重來”。

為了預防奸細,趙安規定想要入籍者必須攜帶家眷,經過檢查方能入籍。

從新集堡賣了房屋趕來的李大娘一家卻是個個麵如死灰。

“大哥兒,現在好了,進不了城,新集的老屋也被你賣給劉家,我們一家還能住哪?”

李大娘一麵捶打著兒子的肩膀,一麵哭訴著。

“都是那崔書生,惹怒了城裡的大人們。”

李大埋怨道。

可是現在埋怨再多也改變不了什麼,看著一家老小,李大苦澀地一笑,安慰起了家人:

“不妨事,咱們隻要撐過這七天,就能住進好房屋,吃上飽飯,我去撿些樹枝柴火,晚上靠著這城牆搭個棚子。”

說罷,李大從籃子裡拿出一柄斧頭,轉身離去。

傍晚,外出的徐大嫂回城時見到城牆下搭起了幾個簡易的窩棚,連忙回了家。

路上正好遇見了下班的李滔,徐大嫂趕忙叫住他。

“大秀才!大秀才!”

李滔有些哭笑不得,也隻有徐大嫂會這麼叫他,便轉身與她交談起來。

徐大嫂將發現告訴了李滔。

“你說說,這些外鄉人還真是死腦筋,這個天住外麵,那還不得凍死?”

李滔的神情變得嚴肅:

“大嫂,你去街坊們那裡湊點熱的吃食給他們送去,我馬上就回衙門稟報大人。”

“哎哎。”

徐大嫂連忙應了下來。

李滔回了衙門,正巧碰見了處理完事,準備離開的趙安。

聽完李滔的稟報,趙安沉思片刻,斬釘截鐵地說道:

“規矩絕不可壞。”

隨後又話鋒一轉:

“我這裡還有城外舊廟的鑰匙,舊廟雖然已經廢棄,房屋應該完好,你將他們帶到那裡去吧。”

李滔喜道:

“大人高義。”

隨後,李滔跑出衙門,叫來幾個街坊,出城來到了窩棚處。

此時,徐大嫂已經送來了不少吃食。李滔看向正在狼吞虎嚥的眾人,對著城內一拱手:

“趙大人心善,不願你們在外挨凍,可又不能壞了規矩,特令我為你們尋個遮風避雨之所,隨我來罷。”

幾名街坊也幫助他們提起了行李,一起來到了舊廟。

舊廟並不小,一間正房,兩間偏房,完全容得下幾家這十幾口人。屋內雖然空空如也,但冇有漏風,點燃柴火,整間屋子都暖和起來。

又有街坊挑來幾桶水,供他們使用。使得李大一行人感動不已,紛紛稱讚安奠居民的良善,感激趙安的大恩大德……

七日之後的清晨,韓老爹正和街坊打掃著街道,一旁的漢子忽然抱怨起來:

“韓老爹,你可害苦俺們了。”

這鬨事的十幾人,受的處罰便是每天清掃一遍街麵,為期一月。

“去去去,不是你們這幫龜孫灌酒,老子能那樣。”

韓老爹斜著眼望向那人。

“害得我家小子官都丟了,以後彆再叫老子喝酒!”

“韓老爹,城門口又來外鄉人了,還不快去把他拿下?”

路過的街坊打趣道……

七日已過,城內願意入軍籍的民眾都已登記完畢,城外也建好了能夠供人居住的木屋,外來民戶的登記工作已經展開。

按照趙安的規劃,為了安置新入籍的軍戶,趙安打算向東擴建安奠城。

此次入籍軍戶被定義為新附軍戶,單獨成冊。與原籍軍戶不同,新附軍戶統一承擔五年勞役,直到各戶負責軍田出產之前,由官府供應吃食。

因此安奠並不缺建設新城的人手。

“大人,今日所募外鄉新附軍戶三百七十二戶,還差一百二十四戶達到滿額,北城新房已經全部住滿,東城外新建木棚也已滿了一半。”

“待新來的軍戶安定下來,直接發放工具,建設新城。”

趙安命令道。

“諾。”

“戶額已滿的告示已經可以下放各堡各鄉。”

“諾。”

兵部主事徐文龍點了點頭。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從衛所到帝國更新,第十五章 新附軍戶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