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曆四十五年十月中旬,從遼陽押送的的“祥瑞”即將抵達京師。

早已得知訊息的內閣首輔方從哲在府裡來回踱步,一個多時辰前,便有人來報,說是隊伍已至通州。

這次的祥瑞不同於近些年來的各地所獻的奇石玩物。

龍與麒麟這等神物都具有鹿的特征,罕見的白鹿在古代有著非凡的意義,這也是引起方從哲重視的原因。

乾等片刻,終於有親信來報:

“閣老,遼鎮的人到了。”

方從哲聞言立馬起身出門。M.biQUpai.coM

巡按張銓,遊擊梁汝貴早已等在了門外,見到方從哲二人躬身下拜。

“不必多禮。”

方從哲擺了擺手,直奔大車而去。

車旁護衛的軍士見了,連忙撤下木板。一名軍士剛想將麅子抱下來,就聽到首輔大人一聲“慢”。

方從哲上前,緩緩開口:

“國之祥瑞,理當本官親迎。”

六十多歲的方從哲,將兩手從麅子腹下伸出,將麅子托了起來,卻因為年歲太大,冇走兩步額頭上便滲出了虛汗。

好在梁汝貴有眼力,急忙從首輔大人處接過麅子。

方從哲有些尷尬,急忙扯開話題:

“此物當真為神物,舟車勞頓,車內卻無汙穢、異味。”

一旁的軍士有些無語。

一路上他們幾乎是每天都要為白麅更換車裡的乾草,途徑城池、關隘之時更要燒熱水為麅子清理皮毛,有十多名軍士專門負責照顧這白麅。

方從哲又看了兩眼白麅,隨即向著二人說道:

“還請兩位隨我入宮麵聖,莫讓陛下久等。”

幾人立刻動身。

進宮後,在內侍的指引下,幾人很快來到了禦書房。

見到萬曆皇帝,幾人連忙跪地請安。

“臣方從哲(張銓、梁汝貴)叩見陛下。”

“平身吧。”

低沉的聲音響起。

幾人聞聲而起,等待著萬曆的詢問。

然而此時萬曆的目光卻放在了梁汝貴懷中的白麅身上。

“把‘祥瑞’獻上來吧。”

萬曆吩咐道。

一旁伺候的太監鄒義上前,輕輕地抱起白麅,走到萬曆麵前。

萬曆見其毛髮如雪,情不已經的伸手撫摸。

“快放下來。”

經過這麼多天與人類的相處,它與人類已經熟悉。

在鄒義放下它後,它也不亂跑,隻是靜靜地伏在萬曆腿邊。

萬曆見它如此靈性,臉上浮現出喜色,感歎道:

“真乃神鹿也。”

方從哲見狀,連忙奉承道:

“恭喜陛下,秦失其鹿,遂亡天下,今陛下得神鹿,大明國祚必將延承萬世。”

一邊的張銓也上前一步:

“古有言:鹿為純善祿獸。王者孝則白鹿見;王者明,惠及下,亦見。神鹿現,實乃大明國運昌隆之證。”

萬曆聽完臉上也浮現出了笑容,一邊撫摸著白麅,一邊問起三人:

“神鹿從何而來?”

“陛下,此乃定遼右衛百戶趙安在安奠城下所獲。”

“據傳,神鹿當日銜草伏於我大明旗下,半日不去,趙百戶察覺有異,便立即將其送入城中,好生照料並傳信李維翰李大人。”

“李大人聞言,知是祥瑞,連夜差人令趙百戶護送祥瑞至遼陽,當日又派臣送祥瑞進京,至廣寧,張總兵又派梁將軍領兵護送……”

張銓侃侃而談,也不知從他嘴裡冒出了多少人的姓名。

萬曆點了頭:

“此次封賞便由內閣擬定,待朕批閱之後,交由各部實行。”

“是。”

眾人承應。

萬曆揮揮手。

“朕乏了,爾等退下吧。”

眾人行禮之後緩緩退出禦書房。

————————————

“這趙安怎麼賞。”

“授個遊擊如何?”

“遊擊太過,天降祥瑞與他一個百戶有什麼關係。”

“那便升他個千戶,賞白銀千兩。”

“附議。”

“可。”

————————————

過了半個月,封賞才堪堪到來。

原本趙安正在校場練兵,忽然有人來報,說是封賞的使者來了。

趙安急忙帶人迎接,來人是遼東都司的都事,在都司中主管行政事務,趙安那日給都司各官行賄時還見過他。

趙安有些失望,原本以為會來一道聖旨,現在看來的想多了。

“恭喜趙大人了。”

都事說著,解下包袱,從中掏出一張紙,隨從又從馬車上拿下一套官服,官服上還放著一麵銅牌。

趙安接過那張紙,入眼便是兵部、五軍都督府、遼東都司三家的大印。

匆匆掃過全文,大意如下:

升安奠百戶所為安奠守禦千戶所,負責自安甸到獐子島的防禦,趙安則升為了五品千戶。

守禦千戶所,是明朝衛所製度中的一種特種編製,不屬於衛,而歸都司直接管轄。

“趙大人,這裡還有兵部賞你的五百兩銀子。”

趙安接過銀子,又從中取出一半給了都事,後者有些驚喜,對著趙安拱手。

“趙大人果然豪爽。”

送走幾人,趙安召各軍官議事。

正堂之上趙安身居上位,文員武官分立將旁。

徐文龍在眾人麵前將公文讀過一遍後,頓時室內一片歡騰。

趙安拍了拍桌子:

“各位都是正兒八經的朝廷命官,公堂之上吵吵鬨鬨成何體統。”

眾人連忙稱是,不敢再放肆。

百戶所成了千戶所,人員的升調必不可少。

在經過一個多時辰的討論之後,終於出了接過:

軍製和人數上發生了極大的改變。

原各總旗擴編為百戶所,總旗官升任百戶,在於各鄉各堡征兵,募齊十個百戶所。每百戶編下騎兵二十、刀牌手二十、長矛兵三十、弓手三十,總計一千一百二十人。

成立火器隊,按照兵部公文的說法,千戶所軍餉自備,但軍器由遼東都司供給,人數預計在兩百人左右,隊長是三弟趙義。

原騎兵旗與家丁隊合編,人數一百一十二人,由趙先統領,趙金為副,兩人順便擔任鎮撫官。

拒馬卒添一總旗人馬,長官不變。

二弟趙勇?

他現在在寬奠擔任把總一職,因此暫時不授官職。

因此算上兵房下屬的二十兵丁,全軍約有一千六百人。

趙安的目標便是在撫順之戰爆發前募齊兵馬,製齊兵器甲仗;在薩爾滸之戰前使全軍形成一定戰鬥力。

“即日起,兵房、戶房做好吸納軍戶的準備。”

第二天清晨,大大小小的告示已經貼滿了附近的鄉堡。

新集堡。

王五見好幾家鄰居都在收拾東西,有些疑惑,便問道:

“李哥,收拾東西作甚?”

“有告示,安奠又招軍戶了,俺家這次一定要入籍。”

接連問了幾人,都說要去安奠入籍。

新來的王五有些奇怪……

而此時安奠的城門處已經是水泄不通。

“排隊進城,不要插隊!”

維持秩序的士兵大聲的喊道。

時不時有插隊的百姓被拖了出去。

本來由於城中土地有限,趙安是決定優先供安奠城內的民戶入籍。

趙安雖然給了他們住房,但是他們揹負了十年勞役,平日裡,修繕城牆、建造民房等事便是由民戶負責,而趙安此次給出的入軍籍獎勵便是減少五年勞役。

因此堡內民戶自然踴躍報名,可趙安萬萬冇想到,附近的百姓響應的如此積極,堡內民戶尚未入籍完畢,堡外的人就來了。

李婉有些好奇,美眸盯著北門處泱泱不絕的人流,問起一旁的徐大嫂:

“大娘,怎麼來了這麼多人啊?”

“天殺的外鄉人,是來搶咱們安奠的軍額的。”

說著話,脾氣火爆的徐大嫂還朝著人群方向吐了口吐沫,似乎忘記了她也是一年前纔來的安奠。

徐大嫂說罷扭頭看向李婉,輕輕地將她往房裡推,嘴裡唸叨著:

“閨女快進房,說不準那群外鄉人裡就有幾個流氓登徒子。”

李婉隻好進門,透過窗戶看著外麵的情景。

隻見那日的韓老爹正帶著堡裡的一群壯丁,手持棍棒、罵罵咧咧地朝城門處趕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從衛所到帝國更新,第十四章 封賞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