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fceb91925061d5a0a00af749a904fe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赤脊山,原來是一片廣大而繁茂的地域,在原來包括了燃燒平原,灼熱峽穀以及現在的赤脊山等廣大的區域。

曾經是人類王國和叢林巨魔爭奪的地帶,土地肥沃,植被繁茂。

可惜,三錘之戰,黑鐵部族戰敗,又經曆了格瑞姆巴托之戰,黑鐵矮人複興計劃徹底失敗。

陷入瘋狂的黑鐵矮人的召喚法術將炎魔之王大螺絲給召喚過來,導致火山噴發,這才形成了現在的格局。

人類在如今的赤脊山建立了湖畔鎮和一個城堡。

如今赤脊山危機重重,暴風王國巫師三傑之一莫甘斯得到了一本黑暗魔法書,墮落成了黑暗巫師,背叛了王國。

利用黑暗魔法控製了暗皮豺狼人,然後聯合黑石獸人偷襲了人類的城堡。

就在黑石獸人想著滅絕人類的時候,莫甘斯再次跳反,又開始和黑石獸人為敵。

加上如今的黑石塔黑龍軍團,如今赤脊山複雜無比。

人類、豺狼人、黑龍軍團、魚人,以及各種威脅巨大的怪物,造成了無比複雜的局麵。

尤其是杜賓前一陣變成豺狼人殺死了不少的雛龍,讓赤脊山徹底陷入混亂。

為了不讓危機蔓延,艾爾文森林的治安官杜漢還建立了小型崗哨,準備建造一個要塞,維持交界處的商路安全。

但也僅限於此,通往湖畔鎮的道路,禿鷹、恐怖的大蜘蛛、發狂的野豬等等,還時不時的竄出來襲擊商隊。

更有豺狼人部族肆虐,如今暗皮豺狼人占據了廣大的土地,比霍格的規模還要巨大。

不過隨著杜賓·摩根事蹟的流傳,被譽為傭兵冒險者的光輝。

湖畔鎮知道其他地方冇辦法支援,那是廣撒英雄帖,大量的冒險者彙聚在了赤脊山。

杜賓潛行在雲端,一路上看到了不少冒險隊伍,或者獵殺道路附近的野獸,或者找機會尋找落單的豺狼人。

他甚至看到了一隊雛龍偷襲豺狼人的營地。

“好傢夥,赤脊山可真夠熱鬨的,估計是亂成一鍋粥了。”

就在杜賓感歎的時候,聽到了微弱的哭喊,尋聲看去。

道路上正在發生戰鬥,準確來說是異常屠殺。

一隊黑石獸人正在屠戮一個車隊,哭喊正是馬車上的小女孩發出來的。

其他人還在拚死搏殺,就連婦女們也拿起了武器。

但他們戰鬥力明顯不行,至少不如精銳的黑石獸人,獸人的裝備精良,而且都是很有戰鬥素質的老兵。

而車隊的護衛大部分倒在了血泊裡,杜賓還看到了一些冒險者,但明顯不如獸人,節節敗退。

地上不少的屍體,有年老的也有婦女,前麵兩輛馬車燃燒著火焰,戰鬥明顯持續了一段時間。

“該死……”

杜賓上輩子是人類,在這個世界依舊是,讓他對人類有一種歸屬感。

如今看到這一幕,頓時怒火熊熊,血氣上湧。

“交出我們的要的東西,不然我將你們全部殺光。”

為首的黑石獸人是一個精英首領級的準高階戰士,他的戰斧已經被鮮血染紅,雙目赤紅一副看死人的樣子看著眾人。

不過他說出來的話確實通用語,能讓人聽懂。

車隊為首的隊長隻是一個首領,一個胳膊已經被斬斷,此刻跌坐在血中,滿臉的絕望。

“什麼東西,我們根本不知道你說什麼?”

獸人戰士冷笑:“不知道,我有準確的訊息,你們這趟,假借搬家的名義,攜帶一批重要的物資支援湖畔鎮,物資我們不管,但有一封信,就在你們這些人當中,必須拿出來,我這是最後一次說,否則,我能從你們所有人屍體上搜尋了。”

“該死的黑皮獸人,我們隻是生活不下去的普通人,哪有什麼信,要殺就殺,費什麼話。”

噗……

說話的小夥子頓時被一支箭矢命中肩膀,慘叫倒下。

“那就成全你們,反正都是該死的人類,就算真的殺錯了,也和殺一兩個野獸一樣。兄弟們,所有的男人和小孩全殺死,女人留下,我就喜歡細皮嫩肉的人類小娘們兒……”

獸人將領見問不出來什麼,頓時嚇下達了格殺令。

其他獸人大笑,都不自覺的尋找目標。

就在他們要展開屠殺的時候,突然天空降落了一大片的綠色霧氣。

霧氣將整個車隊籠罩,真氣的力量不斷治癒人類身上的創傷。

接著一道微弱的紅光將他們所有人籠罩,獸人們駭然的發現,被紅光籠罩的同時,他們所有人都感覺到無比的衰弱,看其他人,臉上的皮膚變的皺皺巴巴,如同一下子蒼老的幾十歲。

而且身體感覺虛弱,腿腳無比的沉重,行動變的緩慢起來。

雙方正在大戰呢,突然來了這麼一下子,頓時五六個獸人因為反應慢被人類冒險者護衛砍倒。

“該死,什麼人……”

“你大爺。”

聲音來自獸人將軍的身後,灌注真氣的惡魔之擊,直接穿透了他的鎧甲。

偷襲!

風火雷電!

升龍拳!

三個分身和杜賓同時出手,頓時將獸人將領擊飛到了天空。

叮,叮,叮,叮……

其他的獸人精銳反應也是非常快,杜賓出現的同時,錘子、斧子、大刀已經落在杜賓身上了。

但擁有白骨裝甲,杜賓絲毫不懼,任憑這些攻擊落在身上。

杜賓就是感覺微微震動,其他冇有絲毫的感覺,但隨著荊棘效果和懲戒光環。

反倒是這些獸人精銳隨著反震的力道震退。

即便是斧頭也隻能斬進去一點,就不得寸進,斧頭縱然震碎了一些骨頭,但很快就會修複。

杜賓的眼裡此刻隻有這個獸人將領。

精神鞭撻!

四個杜賓同時施展精神鞭撻,在同階之下,杜賓的精神力是彆人的好幾倍,這對比的還是強悍的同階之下的牧師,更何況是這個戰士。

精神凝聚的鞭子,還是四個,在他剛剛回神的同時,就感覺大腦一片轟鳴,接著就是無窮儘的刺痛。

痛苦詛咒!

精神鞭撻!

暗影灼燒!

灼燒!

火焰衝擊!

杜賓施展的都是無形的法術,在外人看來,杜賓就是抬頭,做了幾個手勢。

不是行家,根本分辨不出杜賓做了什麼。

隻不過是多出來幾個影子。

但獸人將領感受到了無儘的痛苦,他可是同時被四個杜賓一起攻擊,而且還是在提燈的加持之下。

靈魂、身體遭受到了雙重打擊,根本不能控製自己的身軀,直接墜落。

蛛絲!

杜賓驟然噴出了蛛絲,直接黏住了下落將軍,運轉真元,蛛絲變的無比的堅韌和牢固。

隨著因勢利導,驟然一甩,穿著板甲的獸人將領則是成了杜賓的連枷。

隨著杜賓甩動,以及砰砰砰的響聲,一個個獸人精銳慘叫,被撞飛。

杜賓的力道何等的巨大,超過了暴龍,甩動兩碼多高,身穿板甲的獸人,這起碼三百多斤。

伴隨著淒厲的呼嘯,一個個獸人精銳和將領撞擊。

不僅僅是那些精銳獸人受不了,就是獸人將領也受不了啊。

將領接連噴血,終於反應了過來,手裡的戰斧瘋狂的揮砍蛛絲。

如果是普通的蛛絲早就斷了,但在真氣的加持下,獸人拚死砍了五六下蛛絲才斷裂。

“啊啊啊啊……給我集火殺了他……”

獸人將領撞擊在一棵大樹上才哇的一口噴出血,身體也穩定住,但此刻全身如同散了架。

胸中有無儘的怒火,他冇想到,在這裡翻了船。

頓時,大量的遠程獸人集火到杜賓身上。這也是杜賓需要的。

隨著交戰,又有人不斷的受傷,那些職業者還好說,但那些婦女和小孩,可承受不住。

杜賓已經用復甦之霧籠罩了他們,隻要還冇死,就能保住命。

等將獸人擊退,就能真正的救治好。

杜賓冇有發動聖佑術,而是直接運轉金鐘罩。

隻不過,隨著他領悟的加深,金鐘罩發生了一絲變化。

原來的金鐘罩發動需要他引導,如今隻需要調動真元,灌注在鎧甲中。

這纔是鐵布衫的升級版本,比如頭部眼睛的部位纔是真氣護盾。

他原來是釋放一個金鐘,此刻他本身就是一個大鐘。

這樣一來,不僅僅是和裝備聯動起來,更是和肉身、元素、真氣完美疊加。

雖然消耗的真元更多,還要調動元素能量,但以杜賓雄厚的真元和法力,足夠他使用。

眾人就看到杜賓的白骨裝甲變成了金色,帶著濃鬱的聖光,麵部則是一片朦朧。

咚,咚,咚,咚,咚,咚……

大量的箭矢和刀劍,甚至是暗影箭落在杜賓的身上,但杜賓絲毫不懼,手裡更是出現了一把狙擊槍。

多重射擊!

突突突突突突……

恐怖的子彈風暴肆虐,在前方的獸人精銳和一些暴露的獵手紛紛倒下,根本擋不住這麼狂暴的鐵製子彈。

而且這可是四個杜賓同時施展,其他的雖然不是實體,但也是火焰、風、雷電子彈。

恐怖的子彈彈幕,大片的黑石精銳倒下。

“殺,殺,殺……我們的援軍來了,哈哈哈,殺死這些該死的獸人……”

護衛隊長雖然少了一個手臂,但在復甦之霧治療下,他抓緊時機接上了胳膊,治療效果正好治癒了傷口,雖然還是冇辦法用力,但另外一個手臂足夠了。

他拿著一把長劍,直接衝了上去將一個精銳獸人斬殺。

“殺死該死的獸人,為親人們報仇。”

其他人在強大的復甦之霧加持下快速回覆,杜賓現在的品級真元,配合復甦茶,以及技能本身的等級,治療這些隻有一個首領級,其他少量精英,大部分普通人的傷勢,那見效還不是太快。

而且看到來人這麼生猛,加上仇恨刺激,人類的商隊護衛和冒險者們爆發了。

杜賓再次釋放一次衰老詛咒控製獸人,接著扔出了一顆顆的大炸彈。

他充分吸收了現代的經驗,裡麵放著不少的釘子和金屬片。

爆炸殺傷有限,但濺射的金屬片如同金屬風暴,在獸人後方的遠程隊伍炸開。

見對方陣型被打散,杜賓也不糾纏,回頭一看,獸人將軍居然逃跑了。

已經有獸人發現了將軍的逃跑,獸人的陣型本來就七零八落,如今更是開始潰散。

“你們不要追太遠,我將首領殺了,他們就不成氣候了。”

杜賓說著身形閃爍,一個縱身已經到了樹林中。

衛隊長大聲的問道:“英雄,敢問怎麼稱呼?”

“純屬路過,不用掛懷,杜賓·摩根,你們走慢些,我會來護送你們去湖畔鎮。”

杜賓說話間已經進入了樹林,消失在眾人麵前。

嘩!

眾人頓時麵色大喜,杜賓·摩根,已經成為了暴風王國的傳奇。

他的事蹟廣為流傳,被譽為艾爾文森林的幸運星,西部荒野的拯救者,暴風城的時尚先生,最懂女人的藝術家,最會享受的美食家……

等等,各種傳聞。

有人說他實力不強,隻是運氣好。

有人說他實力很強,智慧超群。

也有人說,他是一個傳奇刺客,他就是用刺客手段解決了艾爾文森林的迪菲亞。

更有人說,他是一位強悍無敵的聖騎士……

還有人說,他是一個法師……

尤其是獅心飯店的火爆,以及車輪的改進,讓無數人受益。

無論是貴族還是平民,都很喜歡他。

就比如他們車隊,就換上了橡膠輪胎,憑藉這個,他們甩掉了很多麻煩。

如果不是這次獸人太強,而且這裡也不應該出現獸人,就是豺狼人也追不上他們,本該一路有驚無險的到達目的地的。

如今,在他們最絕望的時候,杜賓·摩根出現了,展現出了無與倫比的戰鬥力。

怎麼能不鼓舞人心,而且還要護送他們到湖畔鎮。

“聽摩根先生的,不要追殺太遠,免得被豺狼人占便宜,後麵的守護馬車,我們追殺到樹林就會退回來。”

隊長用人類語大聲的喊道。

剩下的人開始整頓車隊,一部分人繼續追擊,戰場留下了一地的屍體。

獸人將領發瘋一樣在樹林中狂奔,直到感覺不到任何人類的聲音,更冇發現後方的追兵,這才靠在一棵大樹上大口的喘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