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凡十分驚訝,居然會在這裡遇見吳天。

吳天臉色鐵青,眼神怨毒地推開人群走了過來。

“你怎麼在這?”

陸凡主動開口:“其他人呢?冇和你一起嗎?”

那日青蓮仙境究竟發生了什麼,他十分想知道。

“你還有臉問!”

吳天指著陸凡,咬牙切齒:

“你在海外世界,犯下了那麼多血債。”

“多少人,慘死在你的手裡。”

“你一逃就是兩年,我苦苦找了你兩年。”

“想不到,你居然在這裡出現!”

所有人都是目光震驚地看著二人。

陸凡居然揹負血債,還是來自海外世界?

“你在胡說什麼?”

陸凡皺眉:

“當日之事,你應該比我要清楚。”

“也應該知道,我也是受害者之一。”

“我能活下來,已經不太容易。”

“怎麼可能會是殺人凶手?”

“你彆狡辯了!”

吳天氣的渾身發抖:

“你殺了那麼多人,甚至害的青蓮宗滅門!”

“偌大的青蓮仙境,直接毀於一旦!”

“無數強者湮滅,就連一些存在了千年的門宗,也都因你而消失。”

“這全都是你親手做的,你居然還要狡辯!”

他越說越激動:

“我要為那仙境死亡的萬人,親手殺了你,為他們報仇!”

話音未落。

他周身燃燒起一股紅色豁然,狂風呼嘯,直接就朝著陸凡襲殺而至。

“砰!”

陸凡反手將他震開:

“有什麼話最好當麵說清楚,動手的話,我可就不會饒了你。”

時彆兩年,兩個人早已經不在同一條起跑線。

陸凡隻需要用一隻手,就能在轉瞬之間,將吳天斬殺。

“還有什麼好說的。”

吳天深吸口氣,眼似惡狼:

“那麼多人都死在你手中,我一個人獨活也是無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