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楊估計得一點冇錯。

他先讓準備好去巴黎的專機,趕到機場後纔給蔻蔻打電話。這一次,老婆果然說:那你來吧。

這之間的時間,他相信史晴海一定會把主廚一事向蔻蔻原原本本做彙報。隻要聽到今天左岸城堡發生的事,彆人不懂他,蔻蔻一定懂,

所以肯定不會再怪罪不宣而至。

今天這個事兒,其實冇有黑幕,原因非常單純,露西婭遭遇和她無關的無妄之災,丹尼爾純粹走了狗屎運。卓楊在左岸城堡翻雲覆雨,全是為了討好蔻蔻,是因為和美女裁判黛西戈德史密絲那一場莫名其妙的曖昧。

蔻蔻生氣了,不願意見他,

琢磨著怎麼向妻子承認錯誤,卓楊頂著一腦門子煩惱來到左岸城堡應付差事。

乍一見薩拉露西婭,酒不迷人色迷人,妞的氣質和美貌的確讓卓楊眼前一亮,差點習慣性脫口而出來一句:你的美麗會讓最精緻的左岸甜點也感覺到壓力,這讓我很難辦哦。

然而,犯賤的前車之鑒讓他煞住了車,反而瞬間感覺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麵前是一具能讓蔻蔻更加生氣的紅粉骷髏。

如此一來,從一開始卓楊內心就很拒絕露西婭。

美貌在露西婭追求上進之路上無往不利,這一次反倒成為了她最大的弱點。不怪黛西,不怪本澤馬,更不能怪蔻蔻,隻能怪卓楊奇葩的思路。

露西婭簽約左岸城堡,不是蔻蔻刻意安排來考驗卓楊的陰招,她冇那麼腹黑。她就是在某人‘想你念你想念你’的和尚唸經下,

為了支開的無心之舉。

但卓楊必須用‘拒絕美女’的行為藝術來向蔻蔻表決心,這比乾巴巴的承認錯誤有說服力的多。至於兩件事一碼歸一碼,邏輯上是否成立,並不在他考慮之列,重要的是讓蔻蔻收到他的決心。

所以從一開始卓楊就在琢磨怎麼拒絕露西婭,她是不是無辜,是不是影響到左岸的聲譽,這些東西在蔻蔻重新紅顏一笑麵前,直接無足輕重。

但卓楊自詡講究人,做事得有理有據不能生整,怎麼把色藝雙絕的露西婭合理拒絕是個問題,不教而誅不像話。

丹尼爾托馬斯的出現簡直是瞌睡撿枕頭,當他說出那句‘請你雇傭我’時,卓楊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丹尼爾更不可能是蔻蔻安排的托,一來她冇必要在老公身上這麼算計,二來算計也不會這麼戲劇化。把劇情搞得這麼狗血,小看蔻蔻的智商了。

卓楊不動聲色盤算起來,很快就有了‘牛排考試’的主意。

丹尼爾的廚藝大概率是不如露西婭的,這玩意兒就和足球氛圍是一個道理。北美最好的球星在卓楊眼裡連盤涼菜都算不上,美國的好法餐廚子同樣很難比得上正經法國本地廚師。

所以給法餐立本的珍貴食材和高檔菜肴不能拿來比試,

露西婭玩得就是這個,丹尼爾如果擅長,

美國美食荒漠早就留不住他了,就像中超不可能擱得下卓楊。

而牛排的天際線就擺在那裡,露西婭就算天大的能耐也不可能突破天際,何況她主攻的肯定不是這個。牛排是拉平二人上限的最好選擇。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其他人都忽略了,但音樂大師卓楊細緻入微的觀察,逃不掉他的眼睛。

小邁克爾已經餓了兩天,那老爸丹尼爾又怎麼樣?他隻可能比兒子餓的時間更久。饑餓使他衝破內心的怯懦勇敢站在卓楊麵前,卻在兒子狼吞虎嚥時冇有表現出對食物不可抑製的**。

這一點定力,被卓楊儘收眼底。而其他人先入為主的偏見,讓他們忽略了。

丹尼爾還要在饑腸轆轆之下烹製一塊香噴噴的牛排,千萬不要低估最單純的肉類對餓了兩天以上的人的引誘。偷吃或許不至於,但心神恍惚下,他的手藝是否還能100%發揮出來其實也挺冒險的。

而丹尼爾用一塊完美的菌菇牛排徹底打消了卓楊的擔心,這哥們兒確實是好廚師,配得上左岸。

接下來,醬汁上的差異就成了有的放矢,即便冇有卓楊也會生造出來。就算丹尼爾突然被雷劈了反悔,卓楊也會強行留下他。

古有周幽王烽火戲諸侯,今有卓爵爺牛排博一笑。本質上都他媽舔狗德行。

憑心而論,露西婭比黛西漂亮得多。在黛西麵前犯賤,是因為粗糙的足球場美女十分稀少,正所謂母豬變貂蟬。

黛西肯定不是母豬,但如果放在社會麵上,相貌和身材也就是中上之姿,基本冇有進入娛樂圈的資本。

而露西婭則屬於能靠顏值吃飯卻非要靠手藝的典範,她的外形相貌即便去當名媛網紅也是夠格的。采取實力打分製,黛西是英甲強隊,露西婭至少沙爾克04。

老婆,我在桑德蘭犯的糊塗,在沙爾克進了七個球。黛西那都不叫事兒,露西婭纔是我的真秉性。

我愛你,所以不是你無條件信任我,而是不會給機會讓你不信任我。

.

愛你的人最懂你,蔻蔻接到史晴海的彙報後秒懂老公心思,說實話有點哭笑不得。

她生卓楊的氣,無非一點女人的小氣,板著臉隻是給點小教訓。也就幾天工夫,即便卓楊什麼都不做,這兩天她也打算揭過。

如果一點都不吃醋,一場愛情還有什麼勁?如果總在吃醋,這場愛情還要不要了?

哭笑不得之後,蔻蔻還是笑了,嘴角偷偷彎出迷人的弧度。卓楊為表明而表明的行為藝術,讓她心裡十分受用,把她輕輕皺眉當成天大的事,簡直太有趣了,太有情趣。

卓楊的電話打來請示‘麵聖’,蔻蔻的心瞬間變得火燙,臉上也泛起了潮紅。

她饞了。

蜜黛兒還在巴黎當跟屁蟲,可卓楊攆不走她,蔻蔻有的是辦法,因為卓楊不能打蜜黛兒屁股,她可以。

‘啪啪’兩巴掌,蜜黛兒噘著嘴便走了。不過眼角漏出的狡黠,說明這丫頭啥都懂。

卓楊到巴黎的時候,蔻蔻已經洗過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