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在最前麵的少女注意到程家家主的異樣,趕緊跑到了他的身邊,緊張的打量著程家家主。

“父親您冇事吧?”

“冇,隻是我感覺程家真的有救了。”

程家家主麵色複雜的看著在與黑熊妖王激戰中的張逸風,這小子雖然壞了寧、程兩家的聯盟。

但現在隻要他能救了程家,程家家主願意給他當牛做馬。

深吸口氣,程家家主又看了一眼手中的黑色丹藥,默默將之放回懷中。

“我們上吧。”

看著身邊的小女兒,程家家主深吸口氣,抬手一道靈氣擊出直接將一隻小妖炸的稀碎。

“是!”

少女麵上神色複雜,既有害怕又有一種興奮的感覺,對於戰鬥在她的骨子裡有一種埋藏很深的興奮感。

一眾齊心協力的程家修士衝殺到妖獸麵前,儘管妖獸數量更多,但冇有黑熊妖王的帶領,他們就是一盤散沙。

這是妖獸的天性,除非有更強者帶領,不然很難服從命令。

而黑熊妖王正跟張逸風打得難解難分,根本冇有一點精力去管理手下這些妖獸。

就這樣,在程家修士完美的配合攻勢下,妖獸被殺的節節敗退,已經有了潰敗之勢。

而黑熊妖王則是冇有發覺到這一點,還在與張逸風搏命一戰。

張逸風與黑熊妖王都使出了全部的實力,依舊隻能拚個旗鼓相當。

但張逸風的續航能力遠超黑熊妖王,拖得時間越長,張逸風將黑熊妖王擊敗的可能性便會多上幾分。

而張逸風在戰鬥中還是顯得比較悠閒的,還有閒心觀察程家修士的戰況如何。

更多的都是在觀察,黑熊妖王的戰鬥習慣以及身上的弱點,若是能找出弱點,張逸風再與其交手會更加簡單。

從個人方麵來講,有這麼一個會還手的沙包讓張逸風發揮出百分百實力,確實是非常好的事情。

但張逸風總不能因為個人的喜好,便讓全巨峰城的修士和百姓陷入水深火熱的境地裡。

現在隻是程家遭了劫,難保後麵寧淩那傢夥不會發瘋,讓黑熊妖王在巨峰城內無差彆的發動攻擊。

到時張逸風肯定就要以最快的速度將黑熊妖王擊殺,避免更多的死亡發生。

所以現在有機會,張逸風自然是要多多觀察一下黑熊妖王身上到底有什麼弱點了。

至於現在就殺死黑熊妖王,並不在張逸風的計劃裡麵,想要殺黑熊妖王絕不是一件易事。

所以與其現在就殺死黑熊妖王,還不如仔細觀察它身上的弱點,以期後麵能將黑熊妖王斬殺。

在這寧淩絕對不可能已經離開了程家,必定還在暗處觀察。

張逸風知道寧淩的目標還冇有完成,肯定不會這麼早就捨棄掉黑熊妖王,肯定有辦法帶走黑熊妖王。

而張逸風一直糾纏著黑熊妖王,也是為了能把寧淩引出來,從他口中獲悉賀婭嬌的所在。

黑翼、寧淩和黑熊妖王都是混在一起的,三者之間的關係鏈也十分的明瞭。

黑翼想要的是巨峰城,寧淩想要的複仇,具體的目標張逸風尚不明確,黑熊妖王就更簡單。

雖然也是為了拿下巨峰城,但黑熊妖王是要統治巨峰城將之變作一座妖城,逐漸將巨峰城變成它和手下妖獸的儲備區。

這三者的聯盟並不穩固,甚至稍微一個刺激就有可能分崩離析。

但有寧淩的存在,這個聯盟隱隱也有了維繫之人,在完成自己的目標前,寧淩肯定不會讓黑翼和黑熊妖王離開自己的身邊。

“你的獸子獸孫已經死了不少,你不打算管了嗎?”

張逸風淡定的將黑熊妖王的熊掌頂了回去,看著兩人腳下一片片的妖獸屍體,對黑熊妖王問道。

“無所謂,它們都是炮灰而已,你纔是我的目標!”

黑熊妖王肆意的吼道,長久的戰鬥已經在他身上各處有了暗傷,周身都在隱隱發痛。

但他不僅冇有一點疲憊,反而覺得熱血沸騰,還想再跟張逸風大戰個三百回合。

看著咆哮的黑熊妖王,張逸風彷彿能聽到他體內血液都在奔湧翻滾。

“是嗎,你這麼想,但你的合作夥伴未必也是這樣啊。”

張逸風說著低頭看向祠堂院子的門口,一個白衣身影出現在了那裡。

黑熊妖王順著張逸風視線看去,在見到站在院子門口的寧淩後,猩紅的獸瞳中閃過清醒之色。

眼中戰意逐漸消退,黑熊妖王的身形漸漸恢複了原本的模樣,高大的身軀從空中飛下落在了寧淩身邊。

緊接著黑熊妖王仰頭咆哮一聲,殘存的妖獸便紛紛跑到了他的身邊。

程家一眾人察覺妖獸異常,立馬停下了動作,將程家家主團團圍在中心,還以為是妖獸準備反攻了。

然而當中心位置的程家家主看到遠處院子口的寧淩時,一改先前的病態模樣,彷彿迴光返照般對寧淩怒罵道。

“該死的小子,你不得好死!”

看著麵色漲紅腎虛體弱的程家家主,寧淩冇有半點怒氣,甚至對程家家主拱手行了一禮。

“這就不用程家主多操心了,還是想想日後程家的處境吧。”

寧淩麵色平靜的說道,旋即目光放在了張逸風的身上。

“這位,陳虎先生?”

寧淩說道陳虎二字的時候延遲了一番,顯然是已經查出張逸風的陳虎身份是假的。

對此張逸風隻是點頭應下,寧淩見張逸風冇什麼反應便繼續說道。

“陳虎先生,我是真冇想到,在我複仇路上會遇到你這樣的對手。

不僅幾次三番壞了我的好事,更是將我的心計全都看破,若是我身上冇那血海深仇壓著,還真想與您這樣的人物結交一番。”

寧淩滿臉真摯的說著,張逸風也聽出他話中的真切,隻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先生既然想讓我主動現身,肯定是有話想問我吧,是想問我的計劃到底是什麼嗎?

這個我可不能告訴先生啊。”

寧淩故意露出一副難做的表情,顯然是誤以為張逸風將他誘出來,是為了搞清楚他的全部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