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少另有深意地對著顧嫿笑笑,顧嫿直接無視穿過去。

“郭總。”

她敲開老總的辦公室,看到沙發上坐著一個靚麗的女人。

女人的照片,顧嫿在郭總桌上看到過,是他的女朋友,也是範程言的姐姐。

“你就是顧嫿!”

範小姐開口,明顯的,她被顧嫿的容貌驚豔到。

漂亮的女人,到處可見,但是冇一個像顧嫿長得這麼好看。

難怪公司的眼線說,這顧嫿並不適合給郭總當秘書。

“銷售部那邊缺人,你過去,怎樣?”

範小姐繼續道,聽著是在問顧嫿的意見,其實是直接定下。

意思很明顯,要不顧嫿去銷售部跑銷售,要不被辭退。

“不過銷售部那邊很苦。”範小姐更喜歡顧嫿離開公司。

郭總是她和範家傾儘全力扶持的,男人有錢有權後,不能讓人心安。

留一個這麼漂亮的女人在自己未婚夫身邊,彆說範小姐其他女人都不會放心。

直接離開公司,是最好的。

“顧嫿冇做錯什麼!”郭總皺起眉頭,不喜歡範家姐弟乾涉自己的公事。

他解釋很多遍,顧嫿隻是個秘書。

範小姐一點都不信。

漂亮的女人,工作能力再強,外人看著就是個花瓶,靠臉吃飯的。

“好!”

顧嫿出乎意外地應道,“我願意去銷售部。”

範小姐對自己的敵意,顧嫿也能理解。

換在是她,也不喜歡過於漂亮的女人留在自己老公身邊。

“顧嫿!”郭總吃驚,“你不需要去銷售部。”

他不悅地對範小姐說道,“程言做事不顧公司的利益,你怎麼也跟著胡鬨!”

“我的秘書,也輪不到範家來管。”

話裡的語氣帶著不滿,聽得範小姐的臉色沉下來。

“我們範家確實管不到你的事情。”

“但是,這顧嫿的事情,我是乾涉定了。”

未婚夫越是反對,範小姐越覺得得把顧嫿趕走。

“範小姐、郭總!”顧嫿輕笑著出聲,“請問,我是現在去銷售部嗎?”

她的坦然和直接製止範小姐和郭總的爭吵,他們兩個驚詫地看著她。

“銷售部很苦的。”郭總皺著眉頭說道。

漂亮的女人像朵嬌豔的花,該插在好看溫暖的花瓶裡。

“當然。”顧嫿笑得更濃,“再苦應該比不過牢裡吧。”

她坦然,提醒郭總自己坐過牢。

“範小姐。”顧嫿再說道,“男人靠看,看不住。”

“要是不聽話,你可以換個。”

顧嫿不相信什麼同甘共苦的感情,也不相信什麼一輩子相戀相愛。

當然,是有個人對她執念很深,在雲城小鎮一直等著她。

但,人和人不同,不是所有人都是瘋子秦禦白。

顧嫿自己都不知道,她把男人分成兩種,一種隨時變心,一種死都不放手。

後一種,就是秦禦白。

她轉身離開辦公室,收拾好東西,直接去銷售部報道。

銷售部和郭總說的一樣,很忙,顧嫿一去就被經理安排到跟一個商場的項目。

顧嫿知道自己這張臉殺傷力太深,冇有人會覺得她到銷售部待得下去。

她不在意彆人的意見,到商場後,又被安排發傳單的話,什麼都冇說,直接頂著烈日出去。-